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文

香港三五七K图库大全肖中特机

个人觉得。。这篇有点重口。。。伪父子什么的 3P什么的。。。。
 

☆、一

  一
  “叮咚──”林思看了看手表,晚上八点了,距下午放学已经过了两个半小时,就算是在外面吃饭也用不著那麽久吧。
  大约是有什麽事和家里人出去了吧,果真应该先打招呼再过来的。
  “您是?”一个低沈的男声在身後响起,林思吓了一跳,转头一看,一个面容有些冷峻的男人,正用怀疑的眼光打量著自己。
  林思赶紧做了自我介绍,“啊,我是齐铭宇的班主任林思,今天打算过来做个家庭访问的,没想到没人在家。”
  对面的男人沈默了一会,皱著眉头也不知道在想什麽。
  就在林思感到越来越窘迫的时候,男人淡漠的移开了目光,从公文包里拿出钥匙打开了林思身後的大门,“进来吧。”
  居然是家人?这是哥哥吧,爸爸的话也太年轻了。
  林思一边在心里嘀咕著,一边赶紧进了房门。
  换了拖鞋,林思在客厅的沙发上小心的坐下,手里握著一杯热茶心里生出几分慌乱,平时在讲台上镇定自若的气势消失殆尽。
  男人换了家居服从房间里走出来,随意的坐到旁边的单人沙发上,看似懒洋洋的张口,“我是齐铭宇的父亲,齐昊成。”
  “您看起来真年轻。”
  “他是我领养来的。”
  “啊,不好意思。”
  “没关系,老师特地过来有什麽事吗?”
  “呃,是这样的,齐铭宇快期末考了,之後就是文理分科,作为他的班主任就这个问题做个家庭访问。”
  “他跟我说已经报过志愿了。”
  “是的,可是他的志愿上填了文科,其实就他的成绩来看理科成绩很好,当然他各科成绩在班里都名列前茅,但是理科更加出色一点,所以我想来征求一下家长的意见。”
  “他的事我一般不过问,他想读文科就文科好了。”
  “……”没想到家长居然那麽不关心,林思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麽,既然人家家长觉得没问题,这次家访算是白来一趟了。
  林思不说话,齐昊成自然也懒得开口,气氛有些诡异,林思寻思著就这样结束这场尴尬的家庭访问算了,刚想起身,玄关处就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居然有人在家,爸?”齐铭宇脱著鞋,从鞋柜边探出头来,“老师?你怎麽来了?”
  被点了名,林思下意识的站起来,“我来做个家庭访问,刚想回去。”
  齐铭宇换好鞋走了过来,把包仍在地上,大大咧咧的做到林思旁边,“老师你坐嘛,站著干嘛。”
  “哦,好。”
  “老师怎麽忽然来家访了,是我的成绩出了什麽问题吗?”
  “你成绩很好,只是你志愿上填的文科,我想征求一下家长意见。”
  “文科很好啊,反正以後我都要出国的,学文学理无所谓啦。”
  “原来是这样,那,这样的话老师也没什麽事了,就先告辞好了。”
  “诶?我才回来老师就要走了吗?”
  “嗯,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那好吧,老师我送你。”齐铭宇从沙发上站起来,作势往外走。
  “不用了,我自己走就好了,你一个学生送什麽?好好在家呆著,别乱跑了。”
  “那让我爸爸送你。”
  “也不用了,我家不远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开玩笑,你爸爸很恐怖诶,让他送我还不如自己走。
  “那老师路上小心。”
  “好,拜拜,後天学校见。”
  “老师再见。”


☆、二

  二
  送走了老师,齐铭宇笑嘻嘻的坐到齐昊成腿上,双手圈著他的脖子,小狗一样蹭著,“爸,我们老师长得很可爱吧。”
  齐昊成挑挑眉,没说话。
  “我注意他好久了呢,没想到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色鬼。”
  “切,你也喜欢这样的吧,光看刚才你看老师眼神就知道了。”
  “滚下去,脏死了。”
  “偏不,爸,下次再找个借口让老师来家里吧。”
  “以後的事以後再说,现在我先处理了你。”齐昊成说完一把抱起挂在他身上的儿子,走进了主卧的浴室。
  因为是公主抱的姿势,齐昊成的大手紧贴著齐铭宇的大腿,偏高的体温透过裤子传递到他的肌肤上,偏偏他还坏心眼的一直摩挲。
  齐铭宇是一个0.5,从他十四岁开始就和父亲发生了关系,这麽多年来已经被父亲**成只要父亲稍微撩拨,他就抑制不住的发情。
  齐铭宇急切的伸长脖子吻住了父亲的嘴,伸出舌头在父亲嘴里翻搅。
  齐昊成也配合的低下头含住送上门来的舌头。
  两人在浴室里吻得天昏地暗,温热的水打湿了两人的衣服。
  猴急的扯开父亲家居服的扣子,露出精壮的胸膛,齐铭宇微微低下头用唇舌代替手指,舔咬起胸膛上的每一寸肌肤。
  深深地吮了一口胸前的突起,然後慢慢向下,用舌头勾画结实的腹肌。听著父亲在头顶上浓重的喘息声,齐铭宇动情的更加厉害,扯下父亲的裤子,先是舔著最上面的耻毛,把头埋进父亲的双腿间,深深吸了一口气,全是父亲的味道。灼人的肉棒就贴在脸旁,齐铭宇双手抓住它,一口含进去,先做了一个深喉,再吐出来一点一点的像吃棒棒糖一样反复吮吸。
  哗哗的水声掩盖了口交时发出的声音,却掩盖不住两人都控制不了的喘息声,在一次深喉之後,齐昊成忽然扣住齐铭宇的头开始挺动腰肢,粗大的阳具在齐铭宇的嘴里进进出出。
  抽插了一会,齐昊成又拔出来用手在上面撸动,快要**的时候对著还处在被顶的失神的齐铭宇的脸,释放了自己。
  齐昊成靠在墙上,看著瘫坐在地上的齐铭宇,眼神暗了暗。自己的儿子,此刻脸上挂满了自己的精液,还配上动情的潮红,衣服被扯得乱七八糟的,一副急切需要疼爱的样子。
  定了定神,走过去拉起仍然坐在的上的儿子,温柔的吻了吻他,然後脱掉湿透了的衣服扔到一旁,让他靠在自己怀里,握住了他的**,帮他释放了一次。
  当齐铭宇被擦干净抛到床上的时候,他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父亲出差一个多星期今晚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出去玩过了?刚才不是很浓。”齐昊成从後面抱上来,咬著他的脖子含糊不清的问。
  “嗯,你不在老师又吃不到,当然出去找啦。”
  “小色鬼,是你上别人还是别人上你?”
  “当然是我上别人了,这里只有你能碰。”齐铭宇拉起父亲的一根手指,放在了自己的菊花上,“不信,你检查检查。”
  齐昊成抽出手不轻不重的打了他的屁股一下,“骚货,拉著自己的爸爸操自己,要不要脸!”
  “我只在你面前骚,不是我爸爸我还不让上呢。”
  又是一巴掌落在屁股上,“自己趴好,把屁股翘起来。”
  齐铭宇听话的跪趴的床上,努力翘起屁股凑到父亲跟前。
  “自己掰开,不然我看不到。”
  “老色鬼!”齐铭宇嘴里嘟哝著,手还是听话的伸到後面用力掰开自己的屁股,露出粉色的後穴。
  因为在浴室里已经做了扩张,齐昊成轻轻松松的伸进了一根手指。“骚货,屁眼都松了,还说没被上过,我看上了不止一次吧。”
  “混蛋,要松也是被你上松的!”
  “还学会顶嘴了,今晚要好好教训你。跪好别动。”齐昊成俯身亲了一口小花,然後下床走到旁边从地上的包里拿出了一个很大的盒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维洛特小屋的秘密 by 腐生若梦LWY 下一篇:每天做梦变成猫 by 禾页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