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文

笑码香港免费资料

文案:
道士温柔攻X天真梅花妖受,小白甜文,绝对HE,肉少糖多
一、

屋里暖,小棠却觉得露在外面的屁`股凉飕飕的。
任谁摆成他的样子都会觉得凉。
腹下塞着一床折了好几折的被子,从臀到肩的坡度极陡峭,梁偃说像一架滑梯。小棠不知道滑梯是什么,只知道某人的手从后腰的凹陷一路滑下,在肩胛上徘徊一阵,又返回高耸的臀上,毫不客气地击了一掌。
小棠也毫不客气地**了一声,叫疼。
疼是疼,可底下也湿了。
梁偃的手挤进被子和小棠之间的缝隙,找到硬邦邦的东西狠狠刮了两把。翘起的臀随着他的动作很好看地晃了几下,他欣赏了一会儿,把湿漉漉的手重新放在小棠的臀瓣上,低笑:“都溢出来了……”
话音未落,又是一掌。
小棠急速的喘着气,这个姿势让他有些胸闷,屁`股翘得太高整个身子好像对折了一样,似乎整个身体都消失了,只剩下一个带着掌印的屁`股和分开的臀瓣间正吞吐着凉风的洞穴。
梁偃的手劲用得好,钝痛过后皮肤热`辣辣的一片,拍击的声音里还带着黏腻的微响,小棠知道那是沾了自己的体液,身上沁出些汗,前面更硬了。
等整个臀都覆盖上淡红色,梁偃停手,想想又补了一掌。
这一次手掌立起,刚好拍在中心不断开合的洞穴上,穴`口的褶皱剧烈地收缩又放开,梁偃满意地看着,兴致来了,俯下`身凑过去舔了一口。
舌尖沿着精巧的褶皱划了一圈,蜻蜓点水似的立即离开,小棠发出一声闷在被褥里的低吟,身子一挣,泄了。
“怎么……”梁偃看他像条鱼似的扭动,把人翻过来才明白了,尺寸并不小的一根顶着点白液,被子上湿漉漉的一片。他看了一眼又想俯身去含,被一脚踹开。
小棠躺在一堆被子里,湿着眼看他:“梁偃你混蛋!”
“说好了多玩一会儿的,”梁偃捉住他一只脚,另一手去摸他大腿内侧,“还是你希望我现在就插进去?”
“什么说好了!”小棠瞪他,“说好了你揍我吗?”
“你不是挺开心的?”梁偃笑着拨弄了一下他胸前的一点,然后把要冲出口的**用一个吻堵了回去,下面正主儿也抵在了穴`口,略微磨蹭了两下就整根送了进去。
口唇分开之后,小棠还被他顶得说不出话来。
好不容易喘了长长的一口气,底下那根已经没什么章法地动了起来,抱人上被子堆前梁偃用手指玩了他小半个时辰,这会儿穴里滑润柔软,进退都十分顺溜。抽了一两百抽,梁偃渐渐也有些忍不得,死死地把人压在被子里,发起狠来。
小棠口中胡乱叫着,只觉全身都软绵绵的不着实处,内里相接之处却好像着了火,肠壁被一路狠狠分开,那东西要退出去时还不要脸地缠上去,尖锐的快感刺激得他双腿微微发颤,脚尖无意识地在梁偃腰后摩挲着。
梁偃深吸一口气,猛地全部撤出,他伸手拨弄了一下吐着汁液的小口,又重新插进去。“别……”身下的人发出一声含糊的低吟,接着再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梁偃还留在穴里的手指随着性`器胡乱抽`插了几下,又抽出来换小棠自己的手指进去。
细白的一根送入两瓣之间,小棠自己不好使力,梁偃捉着他没有章法地捅着。“你……”小棠另一手狠狠在他背上抓了几把,一双眼睛湿漉漉的要滴出水来。梁偃低头舔上他的眼睛,说:“你乖乖的,回头我带你去看滑梯。”

滚棉被的时候,梁偃总有些法子降服小棠。
这次是滑梯,上次是轮船,上上次是拖拉机,这些新奇的字眼总能引起身下的人无限兴趣,再加上梁偃着实卖力,小棠每次都乖乖地任他摆布。
只是看滑梯看轮船什么的,一次都没兑现过……
穿好衣服推门出去,梁偃有些遗憾地摇头,没办法,这地方哪有这些东西,滑梯还可以凑合做一个,轮船火车拖拉机却是绝无可能。
梅小棠,活了七百八十二岁的梅树精,因为他娘喜欢海棠就随便叫了这么个名字,而穿越来的道士梁偃,正是他最近最大最有趣的玩具。

玩具这话是梁偃说的。
小棠当时听了着实不高兴了一阵,梁偃先是哄,哄不好就熟练地翻箱子掀被,扯出两个玉石做的角先生来,笑:“这是什么?长茄子么?”
小棠踹了他一脚:“你自己做的茄子,现在倒不认识了?”
梁偃不说话,一手按住人,一手解了裤子就伸手进去。小棠尖叫一声:“别用那个别用那个!凉!”
“放心,今天换个热的。”梁偃微笑,开始身体力行地阐述自己和石头玩具之间的差别,以及“最大”和“最有趣”这个两个修饰语。
身体被弯折成几乎不可能的姿势,小棠在让人发疯的快感里汗津津地说:“梁偃。”
“嗯?”梁偃应声,一滴热汗滴在小棠的胸前,烫得他一颤。
“我没拿你当玩具。”小棠说完,眼睛红了。
梁偃停了下来,低头看身下的人。小棠脸红红的,吐息都带着**的味儿,眼角浸在情`欲里的一点水光却也生生戳人,他看了一会儿,开始极其缓慢地撤出。
直到听见一声从骨头缝儿里钻出,又钻进骨头缝儿的**,他才腰上使力,又狠狠地撞了进去。
小棠被他折腾得说不出话来。
等过后他手软脚软地躺在床上,支使梁偃干这干那的时候,这话才有机会说完整:“我没拿你当玩具……梁偃,你要是不愿意在这里,我……”
说着说着又想哭。
梁偃爬上床把他连被子一起抱在怀里:“我开玩笑呢。”
“谁跟你开玩笑。”小棠低声说。
“我说玩具是开玩笑的,”梁偃拍拍被子卷,正色道,“咱俩谁都不是玩具,我愿意在这里,我对你是真心的。”
小棠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忽然奋力把自己从被子里挖出来,扑到梁偃身上,对着那张薄唇主动亲了下去。

梁偃说是真心的,小棠信。
他是真正的君子,也是坦率的好人。他会一连几个月照顾生病的自己,换衣擦身神情平静动作自然,根本不是持身端正心无杂念,而是好像连“杂念”的概念都没有。然而确定心意之后他竟然无比熟练而迅速地把两个人都扒干净,二话不说,自然而然,无比亲昵。
第一次就好像他们已经相伴了很多年一样。
“可是拖拉机是什么……”小棠被他亲得迷迷糊糊的,“还有滑梯,你答应过要带我……”
梁偃咳了一声,捉住他的腰把人翻过去,按在被子里。

二、

梅小棠没辜负花妖的身份,的确长得好看。眉眼精致肌肤细腻,衣服底下锁骨肩胛胯骨却把皮肤撑出好看的凸起和凹陷,带着点梅枝似的硌人的风骨。气质也淡淡的有点水寒云晚的意思,不矮的个头若是撑起一身简单的白衣,大概也会有几分文雅秀气飘飘欲仙的感觉。
如果他不那么娇气的话。
“你是梅花啊……”看见他雪天裹着被子守着炉子蜷在床上,梁偃不只一次哭笑不得地说。
“才不是怕冷,”小棠很大方地一抖被子,露出不着寸缕的身体,撇撇嘴说,“雪湿了鞋子,裹在脚上难受。”
梁偃看看被丢进床底下的一双鞋子,雪才刚刚浸湿缎面周围的一圈,恐怕连脚趾头的位置都没碰到,他先摇摇头,又笑:“改天我塞个豆子到褥子底下好了。”
“干嘛?”小棠随口问。
梁偃看着他胸前嫩红的两颗豆子,没心思讲豌豆的故事,上前把人抱住,出了门扔进雪地里。
“湿了!”小棠生气地扯了扯被沾了雪的头发,下一刻却发现梁偃自己也解了衣服,抱住他在雪里滚了起来。
妖精有很多法子对抗寒冷,法术或者自身修行都可以,虽然看起来不像个凌霜傲雪的,梅小棠却的确是得天独厚,不怕冷本事是天生的。梁偃要狼狈许多,把小棠成功折腾软了之后,身上御寒的符纸被雪水打湿,掉了下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新郎 ,爱 by 秋至水 下一篇:电梯 by 公子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