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香港陆和彩49选7走势图

  楔子

  林悦在做梦。
  梦见一望无际的红花……是叫彼岸花,他知道女人们十分推崇之。
  说啥?凄美。
  他左右看,不就是鸡爪样的花,只是恰好在忘川两畔盛产,沾上点名气就牛X了。再说那忘川,水是乌漆抹黑的,怎么看就一污染严重的破河,就因为是冥府与黄泉路的分界线,又红了。
  这年头,要红果然得傍大神,
  瞧!这酆都古城、黄泉路、奈河桥,人到终了总要走一回。
  “到你了。”
  听来一声提醒,林悦立即回神,伸手摸一把。
  “嘿!自摸。”
  牌子打开一排,全筒子,自摸清一色。这可让林悦得色了,立即伸手要钱,东南西三位哀叫连连。
  “记账,记账了。”
  旁边黑无常开始记数,白无常又给换了盏新茶。
  没错,林悦是在打麻将,比明星麻将三缺一还要牛。东方位孟婆,御姐形漂亮女郎;南方位阎王,严峻大酷哥一位;北方位判官,清秀面瘫美少年。
  “你就不能赢少一点么?!”孟婆嘀咕着,郁闷地堆长城。
  “好好,下一把我送章给你。”美女有难,林悦自然义不容辞。
  孟婆笑,鸡爪花……彼岸花都失色。
  正当林悦飘飘欲仙无限猥琐之际,阎王就有意见了:“都给我悠着点,我可有听到。对了,你这辈子叫什么来着?”
  “林悦。”忘记自我介绍。
  林悦,正值廿八年华,体育系出身,没能成为体育明星,在某公司市场开发部任开荒牛一职,每天浑水摸鱼,业绩平平,月光族。父母不详,尚无家室,膝下尤虚的三无人员。他这辈子平平凡凡地过,难得在梦里成了赌神,一连十八把麻将,每一把都赢钱,教他死在这梦里也甘愿。
  “林悦,这名字比上一辈子的有文化。”孟婆笑道。
  竟然提及了上一辈子,林悦感兴趣了:“我上辈子叫什么?”
  “强慎。”
  强肾?他还补脾益肺呢!林悦唇角抽得欢,但再没品位也曾是他的名字,不好吐糟了。
  冷面判官不冷不热地冒了一句:“比蟑螂好一点。”
  林悦顿时就噎住了,心里嘀咕着这判官不只面瘫,性格也有问题。
  阎王抿一口茶,心有戚戚焉:“说来,你二十世轮回劫都受完了吧?”
  林悦左右看一轮,知道这话就是对他说的,顿时懵了。惊问:“什么轮回劫?”
  孟婆掷了骰子,大伙又开始摸麻将。
  她一边砌章一边说:“他不会记得啦,都喝了忘川水。”
  “也对,那就例行地说说吧。”阎王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述一个比狗血还要囧的故事。
  据说以前天庭设了个新职位,叫赌神。供的神仙就是林悦。只是自从赌博合法化以后,天庭众神仙就越来越懒散,各个沉迷赌博不务正业。玉皇大帝为了维护天庭和谐,就把林悦贬到地府去当个小判官。
  但据小道消息指,林悦是因为跟大帝、王母、观音打麻将,胡了把天胡,气得三巨头联名把他撤了。
  去到地府当判官以后,林悦也混得风生水起,跟酆都居民们赌得不亦乐乎,小日子过得滋润。某一天,林悦就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竟然篡改生死册,于是三界起了乱子。林悦被一审判决受二十世轮回苦,并得亲自收拾残局。
  据说每一世他都被瘟神、穷神、霉神三方监护,以确保他活受罪。
  林悦彻底傻了。这么一说,他也记得在做梦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脑海中一个画面逐渐清晰,下台阶,踏空了,连滚N级,然后摔断脖子。滚回去,重播。可怜的林悦在记忆中滚了数十回,终于定格在摔断脖子的一瞬间。
  “我死了?”疑问句。
  “对。”合音。
  “我死了。”陈述句。
  即使五雷轰顶也不过于此,林悦被雷得外焦里嫩,恨不得立即挖个洞将自己埋起来。这事要是真的,他在天庭赢了三大巨头才被贬,感情那判决也有猫腻。现在没事还把地府三干部赢遍了?被推去上刀山下油锅也活该。
  林悦手里拿着一章牌子,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眼下全是万子,手上摸着个一筒……九莲宝灯。这能胡吗?瞧,孟婆正在咬牙切齿,阎王眼神逼人,判官的冷面也开始崩坏,要是胡下去,不就要历史重演么?可是不胡又实在对不起自己。
  正当林悦做思想斗争之际,冷面判官突然出声催促:“速度。”
  好了,他被吓了一跳,手一抖,牌子就开了。九莲宝灯照耀下,那些脸‘唰’的一声,黯然失色。林悦的心也跟着下沉。
  “好了,我们谈谈正事吧。”阎王端起青瓷茶杯抿了一口茶,他好整以暇地挥袖,就凭空出现了一幕风景。
  林悦凑近一看,白皑皑的一片雪色林地,积雪极厚,看着也让人心头打颤。那样鸟不拉屎的雪地里,竟然有匹马在悠闲地嚼着几根枯草,意境挺别致的。
  “这是什么?”
  “你要去的地方。”阎王爷语气严肃,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当时林悦就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屁股上一痛,已经‘哎呀’一声飞出去了。
  阎王利索地振袖,雪景连同林跃都不见影踪了。
  孟婆踢踢鞋尖,抖抖裙摆,整整衣襟,顺顺秀发,好不惬意:“来来,我们继续。三缺一,小白你也来。”
  判官沉着脸,嗖的一声把身板挺直了,他冷哼道:“浪费时间。”抛下这一句话便施施而行,也没影了。
  “切,你不玩还有小黑,来吧。”
  忘川畔上曼珠沙华飒飒摇曳。

  第一章:我不是鬼手

  
  
  茫茫雪地里,马儿嚼咀着几根枯草,大概是实在感到不滋味。它拿鼻子往雪地里拱了一会,突然发现新大陆般,张嘴就往那下头刨,最后咬住一块东西往外拖。
  开始是小小的一块,渐渐地变成大大的一块,最后一个雪人被拖了出来。
  马儿再嗅嗅这东西,虽然感觉气味有点奇怪,但也决定将就着先填饱肚子,便豪迈地张嘴啃下去……从头开始。
  “呜哇!”东西惨叫一声,猛地跳起来:“我X的,哪个大嘴巴亲老子!”
  林悦睁眼一看,除了加长版的马脸,周围就是一片死寂,大概连幽灵鬼怪也不会有。他努力想了想,终于记得起来了。他原是在忘川河畔搓麻将,因为赢得太过过,被踹下来了。
  “也太小气了吧,他们是主要干部耶,连这点气度也没有。”
  可是现在埋怨也没用,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不想办法不行,准会被冻死。大概死回去,又会被踹下来吧?林悦自认不是被虐狂,不干这蠢事。
  他突然发现不妥当,先不说他是鬼,应该感不会冷,再来是这身衣服,怎么看都不是他原先穿着的。
  仔细瞄瞄,这套衣服几乎是炫目的银色系,在雪地里也似乎比白雪更容易引起雪盲,衣衫领口边沿处都饰有夸张的绒毛,银色腰带上扣着一只白玉坠子,脚踩银靴,手戴银手套。就这么看,已经知道这件衣服不只外形炫,价值肯定更炫。
  感觉手指有点硌,扒下两只银色手套,赫然见到十只手指上戴了八只宝石戒指,璀璨夺目。余下两只拇指戴着玉扳指,这双手只有一个词能形容:暴发户!
  林悦不敢置信地摸摸脑袋,果然摸到一大把头发,还有不轻的发冠,一刻间他愣住。
  他知道这叫COSPLAY,几年前交上的女朋友就好这口,而且兴趣有点诡异,是个拟人控。喜欢的有国拟人,兽拟人,物拟人,别说几只青蛙被拟人,海蒂猫被拟人,连M记的杯子和吸管她都能够拟人。
  林悦知道这明显是在COS一只银元宝的拟人化,地府也有人控这个吗?现实中肯定没有人这么穿,不然出门拐个弯都可能被抢劫五十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山河望断(雍正) by 寻常巷陌(上)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