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香港新界的农村


  第一章

  ……痛。

  宋玉声从昏睡中清醒过来的时候,脑海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他茫然的睁大眼睛,望了望四周的乱石和岩壁,一时有些恍惚。

  奇怪,自己怎么会躺在这陌生的山洞里?

  闭了闭眼睛,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他那天路遇强敌,身上被刺了几个窟窿之后,又不慎跌落山崖,就此失去了知觉。

  呵,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活着。

  宋玉声扯动嘴角,低头察看伤势,却惊讶的发现,肩膀和腹部的伤口都已经仔细包扎过了。他微微愣了愣,正疑惑间,忽见眼前光线一暗,某道高大的身影快步走进山洞中来。

  “哎呀,你总算醒了。”来人面容模糊,听声音却甚是年轻,“你从山崖上跌下来,把右腿给摔断了,我刚去外边拾了几块木板,正要帮你接骨。嘿嘿,我虽然不是大夫,以前在山里的时候却常常帮野猫野兔接续断骨,对这个可拿手得很。不过到时会有些疼,你得稍微忍一忍。”

  宋玉声皱了皱眉,不耐烦听他说话,只万分吃力的吐出一个字来:“水……”

  “啊,不好意思,我忘了你昏迷这么久,肯定已经口渴了。对了,你饿不饿?我刚在溪里抓了两条鱼,一会儿烤给你吃吧。”那人又拉拉杂杂的说了一大堆,方才从腰间取下水壶,小心翼翼的递到宋玉声嘴边。

  宋玉声张嘴喝了几口,感觉神智又清明了许多,抬头一望,直到这时才瞧清楚那人的容貌——约摸二十来岁的年纪,五官端正,相貌堂堂,一双眼睛尤其明亮动人。

  唔,这长相似乎有些眼熟。

  宋玉声素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只呆了片刻,便记起眼前之人是谁了。当下运起劲力,一掌拍向那人的胸口,喝道:“原来是你!你为什么救我?你师父在哪里?”

  那人无端端挨了一掌,心中甚是诧异,也跟着问道:“这位大哥,你是我师父的朋友?”

  “怎么?你不认得我了?”

  “哎?我应该认识你吗?抱歉,我这人记性差得很,可能不小心把你给忘了。”

  宋玉声听了这话,禁不住又是一怔,心中惊疑不定。

  他跟眼前这人确实算不上熟,但自己曾下毒害过他,又同他的师弟是冤家对头,他没道理认不出自己来。

  正想着,忽然有一阵风从洞外吹进来,面上微微发凉。

  他心绪一动,抬手摸了摸脸颊,倏然变色,冷声问:“我的面具呢?”

  “咦?你原本是戴着面具的?你的脸生得这么好看,何必戴那种玩意?”那年轻男子仍旧是一副呆呆愣愣的模样,笑了几下之后,却蓦地顿住了,失声叫道,“宋、宋教主?!原来……你还这么年轻……”

  “哼,总算认出我了?”宋玉声冷哼一下,不理会他的傻样,只继续问道,“我的面具在哪里?”

  “我在山脚捡着你的时候,就已经是现在这副样子了,从来没瞧见过什么面具。”顿了顿,小声嘀咕道,“我若早些见了那面具,知道你就是那个大魔头,才不会出手相救呢。”

  闻言,宋玉声慢慢眯起眼来,眸底杀意涌现。他猛提一口气,挣扎着坐起身,手掌翻转,飞快地将一颗黑色药丸塞进了那人的嘴里。

  那人没有防备,待回过神来时,已把药丸咽了下去,只得使劲咳嗽几声,问:“什么东西?”

  “这是我教密制的七情腐骨丹。七日之内若得不到解药,就会全身腐烂而死。”

  “宋教主,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何这样害我?”

  “怕什么?我若当真要取你性命,就该用见血封喉的毒药才是。”宋玉声真气涣散,重新倒回了地上,哈哈笑道,“我现在身受重伤、行动不便,所以要麻烦你替我办一件事情,待此事一成,自会给你解药。”

  他嘴里虽说得好听,心中却暗暗想道:无冤无仇?哼,你师弟早已被我害死了,我身上的伤也全是拜你师父所赐,哪里会无仇?

  但他此时因为还要利用对方,所以不好把真相说出来,只得信口胡言,随便哄骗一番。

  那年轻男子性情老实,果然信了宋玉声的鬼话,摸一摸鼻子,自认倒霉。“好吧,宋教主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出来吧。”

  “你替我将面具寻回来。”

  “啊?只是一张面具罢了,何必这样麻烦?况且你是从山崖跌下来的,那面具兴许早已毁了……”

  “你懂什么?”宋玉声瞪了瞪眼睛,面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恐怖无比,扬手撒出一把毒针,恶狠狠的说,“快去给我找!”

  那人险险避开毒针,心中很是气闷,喃喃低语道:“凶什么凶?没见过你这样恩将仇报的人。”

  但他嘴里虽然抱怨,却还是转了个身,大步朝外头走去。

  刚走了几步路,就听见宋玉声在背后叫了一声:“喂!”

  “又怎么了?”

  “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怔了怔,哑然失笑:“宋教主认得出我,却不知道我的名字?”

  “废话。”宋玉声冷冷一笑,理所当然的答,“我可没功夫记路人的姓名。”

  那年轻男子见了他这蛮不讲理的模样,当真是哭笑不得,只好摇头叹气,慢吞吞的念出了自己的名字:“陆铁音。”

  第二章

  话落,摆了摆手,大步往前。

  待陆铁音走得远了,宋玉声才又挣扎着爬起来,盘膝而坐,专心致志的练功疗伤。他练的乃是邪派的内功,一不留神就有走火入魔的危险,因而进境极慢,迟迟无法消去胸口的烦闷之感。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渐渐暗了下去。

  夕阳西沉的时候,陆铁音终于转回了洞中,但他手中除了几枚野果之外,并无他物。

  宋玉声抬眸扫他一眼,冷冷的问:“面具呢?”

  “找不到。”

  “没用的东西。”轻轻哼了哼,语气霸道,“明天再接着找。”

  “……”陆铁音微微一窒,默然无语。他好心好意的出手救人,结果却反而又是中毒又是挨骂的,心中好不委屈。但他素来不是跟人吵架的料,拳头握了又松,到底还是硬生生的忍下了这口气,动手生起火来。

  不多时,火光就照亮了那小小的山洞。

  宋玉声闭了闭眼睛,继续运功行气。陆铁音则在他身旁坐下了,一边低头挑拣地上的木棍,一边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宋教主,我先帮你把腿骨接上吧?可能会有些疼,你稍微忍着点。”

  宋玉声全不理会,只阖上眼眸,唰的扭开头去。

  陆铁音又讨了个没趣,只得尴尬的咳嗽几声,双手摸索着按上宋玉声的右腿,找准位置之后,“喀哒”一声,轻轻巧巧的将断骨给接上了。紧接着,他又往伤处抹了一些草药,再取过木棍固定断腿。

  从头到尾,宋玉声都只面无表情的靠坐在墙边,一言不发。

  陆铁音却嫌太闷了些,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唠叨起来:“这个草药是止痛的,那个草药是续骨的,虽然外表不怎么起眼,功效却好得很,你的腿应该很快就能痊愈了。对啦,宋教主你忍痛的功夫可真是厉害,我师弟从前只擦破了点皮,就疼得哇哇大叫呢。”

  说到这里,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禁不住低笑出声。

  宋玉声听得心浮气燥,终于睁开眼睛,狠狠瞪了过去,喝道:“吵死了!闭嘴!”

  陆铁音被他这凶神恶煞的模样吓了一跳,果然乖乖的拿手掌捂住了嘴,再不说话。隔了好一会儿,才取出自己从溪里抓来的两尾鱼,就着火堆烘烤起来。

  原来他非但治伤接骨的手法极为纯熟,煮饭做菜的本领更是过人,普普通通的两条鱼,也能烤得滋滋作响、浓香四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重生君临天下 by 蒙莎(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