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香港天下彩幸运彩涂


凌阳府城光天化日之下,五十万两官银不翼而飞,皇帝责令刘晟查察此案。

府衙报称,此乃江湖大盗晴天闪所为,然其间却多有蹊跷。

刘晟在清乐坊遇到秦悠,怦然倾心……

官银到底如何丢失,晴天闪是否确有其人,失窃案背后到底隐藏著怎样的阴谋……
一 六百里加急

  引子
  
  千古悠悠,沧海桑田,历朝历代,总不乏风流之士,或驰骋疆场,或决策宫闱,或不逊文采,或叱吒江湖。凡风流之士,不拘於势,不逾於矩,倾情竭力,纵横六合,於天,於人,不相负也。
  
  各位看官,不必计较此文中朝代,地域,官衔,不过於一风流年代叙一风流故事而已。
  

  一 六百里加急

  玉兔东升,暗香浮动,清风红烛影重重。美人如玉,柔夷拨挑,琵琶声中诉衷情。
  
  “呵,情蓉的琵琶果真只应天上有。”只见说话者嘴角轻挑,斜倚在芙蓉软榻之上,此人气宇轩昂,浑然天成,一双眸子深邃无尽,看似漫不经心,却又似悉晓一切,著实让人摸测不透。
  
  “七爷谬赞了,”情蓉将琵琶递给婢女,起身,端起茶,坐到榻上,递到男子面前,轻声慢语:“七爷,今晚可要宿下?”一双水润桃花眼,含羞带媚地看著男子。
  
  “呵,”男子轻笑,捏起女子下巴,“那是自然。”拥住佳人,芙蓉帐落,轻解罗裳,男子俯身,正欲与美人温存,却自门外传来慌乱的脚步声。
  
  “爷!爷!”
  
  “何事?”
  
  “爷,家里有点事,大老爷请您速速回府!”小厮急促道。
  
  虽是扫兴,男子却又不得不起身。
  
  “七爷,”娇柔的声音有些不舍:“奴家帮您……”情蓉遂起身帮男子著衣。
  
  男子与小厮匆匆从流芳阁中走出,“王爷,皇上急著召您进宫呢!”小厮低声说著。
  
  “可知所为何事?”
  
  “还不知,且听王公公说是从凌州上了六百里加急的折子,圣上看了极是动怒。”
  
  两人骑上马,疾奔向皇宫。
  
  “陛下,七王爷殿外候著呢。”
  
  “宣!”
  
  男子从容走进御书房,“皇兄,臣弟有礼!”
  
  “呵,”刘渊看了看男子:“这会儿是从哪家妓坊出来的?朕定是搅了你的好事!”
  
  “呵呵,”刘晟笑了笑,“皇兄不会只是为了询问臣弟行踪,才把臣弟召来的吧!”
  
  “哼!你自己看!”刘渊把折子丢给刘晟。
  
  “凌州官银被盗?”刘晟皱了皱眉头。
  
  “是,竟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且丢的恰恰是朕要调到庸河州赈灾的官银!”刘渊神色甚是凝重,“南番进贡的贡品也一并被盗了去,这让朕颜面何存!”
  
  “皇兄,你的意思是?”
  
  “朕责令你去查察此事。”
  
  “皇兄,臣弟向来不问朝中之事,这次恐怕……”
  
  “正是因此,朕才要你去。此事甚是蹊跷,南番贡品暂且不论,单单是那五十万两官银,光天化日之下竟不翼而飞!其间必有文章,朝中世故甚是复杂,你不居庙堂,更为方便行事。”
  
  “可这折子上不是说,疑犯是江湖大盗晴天闪吗?直接责令凌州府衙缉拿便是!”
  
  “呵呵,”刘渊冷笑两声,一双眼睛甚是精明,“七弟是长大了,都学会避重就轻,明哲保身了!朕果真是昏君,江湖大盗都能随便盗官银了!”
  
  “呃,呵,”刘晟干笑了两声,看来皇兄定是要他趟这趟浑水了,“皇兄是千古明君,治世明主,雄才伟略,立定乾坤,定能成就千秋盛世──”
  
  “行了,”刘渊打断刘晟,“阿谀谄媚你倒也学尽了!”他笑了笑,“朕岂是会亏待於你,查清此事,京里的所有官家妓坊都归你管,如何?”
  
  “皇兄可是要责罚臣弟,这做官管人之事,甚是费人心神!”
  
  刘渊看著狡猾如狐狸般的七弟,笑了笑,刘晟自小便与他亲近,又无心於官场,这才使刘渊对其放心信任,否则,此人定能倾覆朝野。“是朕疏忽了,谁人不知,这京城的官私妓坊早成了我七弟的後院,何来管与不管之说。罢了,朕许你个说法,查清此案,你要什麽,朕就给你什麽!”
  
  “岂敢,臣弟定当尽心竭力。”
  
  “好,传朕旨意,擢豫亲王刘晟为平南道巡抚,统领凌州府衙,环州府衙,敏州府衙,彻查凌州官银失窃案。询狱司,刑察司,听其节度,如遇不料,可行便宜之权。即日上任。”
  
  “臣领旨。”刘晟行礼,“不过,皇兄,你这样光明正大地放我出去,若真有阴谋,不怕打草惊蛇吗?”
  
  “呵,你且放心,朕已放出风声,说此次派你查察,是因朕厌恶你行为放荡,暂把你撵出京城,以净心眼。”刘渊看著笑容有些僵硬的刘晟,心情甚佳。
  
  “皇兄考虑甚是周全……”刘晟心知自己早已被兄长算计了。
  
  “哈哈,”刘渊大笑,“七弟且回去歇息,明日卯时1 即赴凌阳。啊,若你要回流芳阁再睡个回笼觉,也须趁早。”
  
  “多谢皇兄关心,臣弟告退。”未理会刘渊的调侃,刘晟退出御书房。
  
  “王爷,咱们可要回府?”小厮李铭看到刘晟走出。
  
  “嗯。”刘晟走了两步,停住,“不,你先回府准备,本王明日赴凌阳查察官银案。叫上魏峰,陈青。”
  
  “那您……”
  
  “本王回趟流芳阁。”
  
  说罢,二人分道而行。
  
  
  
  
  
   1早上5点到7点之间

 


二 钦差出行

  约莫巳时1,刘晟从流芳阁出来,看见早已等候多时的李铭。
  
  “爷,您可出来了!”李铭赶忙跑了过来,“都备齐了,早过了卯时,怕圣上怪罪,咱们快走吧,魏先生他们在城南门外候著呢。”李铭所说魏先生便是魏峰,是刘晟的左膀右臂。
  
  刘晟点点头,骑上马,还未前行,便听到一个不算熟悉的声音响起。
  
  “这不是七王爷嘛!”来者膀大腰圆,一脸络腮胡,颇有武家风范。
  
  “啊,原是贺大人!”刘晟拱手示礼。
  
  “王爷此时不应是在赴凌州的路上吗,为何还在京中?”刘晟笑了笑,没有答话,“七王爷果然是一代风流人物啊,”贺伦看到刘晟身後流芳阁的牌匾,笑得颇有深意,“只是七王爷此去凌州,归期未知,怕是要苦了情蓉姑娘了。”
  
  “贺大人也知本王赴任凌州之事?”
  
  “今日早朝,圣上已和众臣工讲明。此去辛苦,王爷还需保重呀。”
  
  “呵,不辛苦,”刘晟笑得坦然,“本王早听闻凌州乃聚财之地,烟花之所,先前总被拘在京内,今日得此时机,何其幸哉!”
  
  “哈哈,”贺伦大笑,“不愧是七王爷,在下不耽误七王爷,在此别过。”说罢,乘马而去。
  
  刘晟看著贺伦的背影,嘴角依旧挂著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可眼中却闪过几缕让人难以捉摸的情绪。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如临大敌 by 困倚危楼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