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香港黄大仙马资料大全


内容简介:
  浮生碌碌,浮世茫茫。人生如梦,何不偷欢!
  十二岁那年的相遇,让他喜欢上了他,由此念念不忘。
  那是一个漂亮的孩子,七岁,南姜的小王爷,名唤姜慧。不过他不知道那种奇怪的感觉叫喜欢,相遇的第一天,他就借着比尿尿,放纵他人亲了那漂亮小质子的小鸡鸡。并且,自此耿耿于怀,期待聚首再续前缘。
  他等了两年,终于等来了当上南疆皇帝的姜慧带领南姜数万人跳海自杀的噩耗。都说红颜薄命,他也觉得那孩子活不长,可只活了九岁也未免太过年轻。
  于是他放弃了大蒙皇帝对他的厚待,去了同安,目的很明确:寻找姜慧。
  算子说他“事业顺风,却非尔所欲得,情路坎坷,纠结百转难定成果。”
  果真!情路坎坷。没有姜慧,他只寻到了姜慧的诸多“影子”。
  失望之余,他退而求其次,追求了貌似姜慧的赵玉,也给神似姜慧的小倌——香棋捧了数月的场。最后他心属一个相貌平凡却写得一手好字与他心灵相通的人——祈越。
  然而,让他上过心的人都没落得个好下场。仿佛跟他相关的人都注定不得好死。是天意,还是人为?
  祈越说:“有人给我算过命,说我活不到老。”
  原静说他不信,结果不到三日,他亲自将祈越踢入了江,那一日,正月十五,相当的讽刺。
  随后,一个事实很快摆在了他面前:祈越枉死。
  当他决定追恋祈越一生的同时,却突然出现了一人,那人唤司彤,拥有姜慧般的美貌,然而相处之下发现,此人没有祈越般的好性情。
  生活,总是不完美。
  他觉得自己不该爱上他,于是他给了司彤一块碎玉,以此为表记,今生无缘,但求来生。
  呵!今生无缘?原静,你确定?

第一部分:保龄堂(前篇)
第一章:引
  余清县衙外,新贴出告示一张,不偏不倚地将之前一张寻人启示覆盖了个结实。
  被通缉的人名唤司彤,十七岁,若是提供消息者,赏银五百两,抓人归案者赏银两千两。
  墙边人头攒动,争着将告示阅了明明白白,然而通缉令上寥寥数语,且无画像相附,纵使司彤就在身边,也无人知晓。
  一人从人群中挤出,在空荡处若有所思地站立了片刻,自然风干了那张白圆脸蛋上的汗水后,直奔家中那套隔出来的小院。在大门外好一番四顾后,他拍响了大门。
  门应声而开,开门的是一个少年,面貌清丽俊秀,一身短装黑衣打扮,见着来人,他面露诧异之色,“祈兄?”
  祈兄者,祈越也。祈越不待多说即挤进门去,“进去再说,好吧?”
  少年答应了一声,关好了门尾随了祈越进入屋内,问道:“祈兄,有什么事么?”还没等祈越说话,他恍然大悟,“对了,租金得给你了!”说着,他从柜子里取出了一锭白银,转而交给祈越,“这该有二十两银子,算两个月的房钱吧?”
  祈越目光落在托着白银的手,那手,精致而漂亮,然而此时的他实在是无心欣赏,片刻后他抬头瞅向少年,问道:“从来没见你出门,上个月还说银钱不够使,这时候怎么就有了?”
  少年不答,只看了祈越一眼,随后将银子放于桌上,转而背过身去。
  祈越见少年不说话,又道:“外头撤了那寻你的告示,改通缉了,赏银五百两!”
  “什么?”司彤一个激灵回过头来,略皱了皱眉,显然不敢置信,自认为一直很小心,应该不会露出什么马脚。当初贴出寻自己的告示就是莫名奇妙,此时干脆换通缉,真是——司彤想着苦笑了一声。
  祈越抿了抿唇,试探着问道,“昨夜卢员外家失了窃,今日报官,说是今早起来,发现藏在枕头下的一只镯子,以及三百两银子不翼而飞!莫不是你——”
  司彤下意识地回了一句“不是我!”随后突然冷了脸色,“祈兄你是嫌我的钱来路不正,不敢要了,还是想报官拿那五百两赏银?”
  祈越抽了口凉气,只觉得此时的司彤陌生的很,缓了缓,道:“司弟,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你一不小心被人逮了——我,我这不是——怜惜你嘛!”说着靠近司彤,双手便想放到司彤的肩膀上,却不想司彤一下躲了开。
  祈越讪讪,收了手,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前,道:“司弟,莫说外面赏银五百两,就是五千两,五万两,我都不会出卖你的,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思?”
  司彤戒备地看了眼祈越,不说话。祈越的心思,他自然明白。然,明白又如何?想到这里,他登时觉得浑身的不自在,不由得扭了头去,走开。
  祈越放在胸口的手握成拳状,大有剖心置腹的意思,他目光不离司彤,尾随着跟在司彤身后,“我也不要你的银钱,我家什么没有,就是宅子多,铺子也有几家,单收铺子的租金就足够过日子了,你爱住多久住多久,你住这的事,我一字不跟别人提。”
  司彤背对着祈越,听完祈越的话后,转身回看了一眼,道:“你今日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些?”话落,他快步走到桌边,将桌上那锭大银拿起,转而回来拾起祈越的手,将银子放于祈越掌心,道:“亲兄弟还得明算账,拿着!”
  祈越无奈,看着自己的右手被司彤握着,他缓缓地抬起左手,然而,在触碰到司彤双手的那瞬,不妨司彤突然收了手去。左手停在半空,祈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又将银子放回到了桌上。
  司彤见祈越不肯收银子,略低头,咬了下唇寻思,随后他突然走去打开了衣柜,将柜内衣物抱出来扔到床上,手脚麻利地开始收拾自己的衣物。
  祈越见状,急忙握住司彤的手腕,“司弟,你要走?”
  司彤点头,同时将祈越的手拿开,一边继续收拾一边道:“祈兄,这两年承蒙你照顾,司彤感激不尽,大恩大德,司彤日后再报!”
  祈越拧着眉头,目露凄凉之色,他发自内心地不想司彤走,看着司彤将衣物一件件地叠好包起,他也不知从哪来的勇气,一下朝司彤扑去,双手一作力就搂了个死紧,“司弟,你别走,你就从了哥哥吧?哥哥想你想得紧!……”
  司彤先是吓了一跳,随即明白过来,便也死命的挣扎躲避,“祈兄你放手,你发什么疯!……”
  祈越毕生没追求过什么,这时候的想留人的迫切想法使得他失了理智,他将人压在床上,双手死死地抱了,不停的倾诉衷肠,“司弟,自从见到你,我便一直想着你,白日里想,黑夜里想,做梦也想,见你高兴我也高兴,你不高兴,我心里比你还难过,没想到这一想便是两年,这感觉太不好受了!你别走!你给我当媳妇,哦,不不,我给你当媳妇也成,我替你洗衣做饭,伺候你,我绝不跟人提起你,好不好?”
  司彤被祈越桎梏得胳膊麻胀不已,顺带着脑袋也一阵一阵发晕,他额头沁出点点汗珠,勉励维持常态,嚷道:“放了手再说!”
  祈越知道一放手人就逃了,双手又紧了紧,“司弟,我对你绝无二心,你若一时接受不了,我可以等,娘亲那边,我可以去说,娘亲很宠我的,会答应的。”
  司彤脑袋鼓胀得难受,张了张嘴,却只有喘息的份。
  祈越急了,道:“司弟,我刚说的绝无半句假话,天地可鉴!”
  司彤扭过头来,气息不稳地道:“先松手!我难受!”
  祈越不松,傻愣愣地看着司彤。
  司彤复又一字一顿地道,“松,手!”
  祈越看着祈越的疾言厉色模样,心一惊,手便松了松。
  司彤猛然发力,一下便挣开了祈越的束缚,抬了手先推了祈越一把,随即抬腿一脚踢到祈越胸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浮世偷欢 by 无常君(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