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香港代表什么生肖


文案:

虎子(赵佑安)只是想找回失散的儿时好友小云,可是为什么小云却像完全不认识他的样子?

还要他去安宁侯府偷东西?最诡异的是,风流多情的安宁侯居然把他吃干抹尽!!!

虎子觉得陷进了一张迷一样的网,是爱情还是阴谋,他的脑子不够用啊!!!

风流腹黑美攻V健壮老实呆受年下、1V1、过程微虐,HE,攻宠受。


(一)巧遇弃儿

  景惠八年,夏,青龙帝都墨城,骁卫将军齐远谋逆,兵败,齐远被斩杀于内廷。惠帝震怒,整饬军队,诛杀齐党,一时间墨城内血雨腥风,人心惶惶。
  此时,帝都数百里外的南山赵家村内,仍如往日一般男耕女织,忙碌而祥和,完全不知外面的世界如何风云变幻。
  夏日炎炎,酷热的阳光仿佛要将人都烤化了似的。发源于南山的清河顺着赵家村蜿蜒流过。河水清洌,明澈见底,只往河边一站,暑气就能去掉一部分。
  赵家村的几个男孩子脱光衣服在水里嬉闹,欢快的笑声在阳光下飘荡。
  “虎子,敢不敢和我比赛谁游得快?”一个黑脸孩子拍着胸脯道。
  “比就比,谁怕谁!”被叫做虎子的男孩,圆脑袋圆眼睛,确实有些虎头虎脑的感觉。
  “比谁先游到白石旁边。”
  虎子抬头看看远处一点白色的影子在阳光下闪烁。白石可是有两个人那么高、五个像他这样的小孩才围抱得过来的巨石,站在这里却只看得到一个小点点,中间有多长的距离可想而知。
  虎子咽了口口水,心里有些犯怵,又不愿在那么多人面前认输。他咬咬牙齿,扬头挺胸,故作骄傲地道:“好啊,说好了,谁先游到就是谁赢!”
  在小孩们的起哄声中,两人并肩站在河边,随着小裁判的一声令下,一起跃入水中。虎子憋着一口气,抡动手臂,激起一片浪花。等他游到白石旁边的时候已经是筋疲力尽,那个和他比试的小孩被远远抛在后面。他心满意足地仰躺在河边的草地上。
  小风吹着,白云像一朵朵棉花糖,身上说不出的酥软清凉。
  他愉快地喃喃道:“嘿嘿,小子,跟我斗!输了吧!”
  他无意识地把头转向白石。石头下怎么会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虎子一个激灵坐起来,使劲揉揉眼睛,那团东西还在动。他爬起来,顺手抄起一块石头,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走近了才看清,那是一个很大的破木盆,盆里坐着那个毛茸茸的——竟然是一个小孩!
  木盆里的小孩抬起头,乱糟糟的头发盖在脸上,只露出一双水灵灵的黑眼睛,怯怯地望着靠过来的虎子。虎子觉得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眼睛,比天上的星星还亮,又像有水波一漾一漾的。
  虎子被这双眼睛吸引住,神差鬼使地蹲□,向小孩伸出手。小孩的肩膀一抖,蜷成一团的身体往后缩了缩。虎子把他的头发扒开,露出一张清秀的小脸,虽然有点脏,还是很清秀。
  虎子倒吸一口气,呀,比村里最好看的小桃还漂亮。虎子觉得心跳有点快,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我不是坏人……你别怕,嗯,我叫虎子,就住在前面的赵家村。”虎子搔搔头,尽量表白自己的身份,“你是谁……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小孩不答话,直直地盯着他,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虎子,你在干什么?”和他比赛的狗娃喘着粗气走过来,“啊,哪里来的野孩子?”
  小孩的眼睛黯淡下来。
  虎子瞅了狗娃一眼,不悦道:“你别乱说!”
  “我哪有乱说了。深山老林里就他一个人,说不定是妖怪!”说着他伸手去揪小孩的脸,“长得那么好看,一定是妖怪!说,你是不是妖怪?”可能是手感太好了,狗娃揪了左边又揪右边,小孩的脸都被揪红了。
  小孩“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把狗娃吓了一跳。
  虎子推开狗娃,骂道:“你别欺负他!他要是妖怪早把你吃了。”
  他一边帮小孩胡乱地擦着脸,一边安慰道:“不哭不哭,我知道你不是妖怪。我们不理他!”
  狗娃讪讪地望着他们,眼睛转了转,忽然飞快地跑了。等虎子反应过来,他已经一个猛子扎水里,游不见了。
  虎子愤愤地骂道:“狗娃,你赖皮!你给我记着,你今天输了,欠我一块糖!”
  他转头看着小孩还在抽泣,眼睛鼻头哭得红红的,脸上还沾着泪珠,别提多可怜了。
  “我要回去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家?”
  小孩望着他,轻轻地点点头。
  “你坐在盆里,我推你走,好不好?”
  小孩又点点头。
  盆虽然有些渗水,但看着还结实。虎子使劲把盆推到河中央,怕小孩害怕,嘴里一个劲保证道:“我游泳可厉害了,不会淹到你。你也瞧见了,狗娃都游不过我,别怕别怕!”
  小孩小小声道:“不怕。”
  这嫩嫩声音说出的两个字可把虎子乐坏了,一下子觉得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呼哧呼哧推着盆往前游,游得又快又稳。
  游回村边时,那群男孩一下子全围过来,好奇地打量小孩,嘴里还说:“虎子,你是不是捡了个妖怪?”
  小孩刚刚松下的身体又紧紧蜷在一起,头埋在膝盖上,不敢看人。
  虎子把人一个个赶开,喝道:“去去,看什么看!”
  忽然袖子一紧,他低头看见小孩正拉着他的衣袖,嘴唇动了动,听见细细的声音道:“我不是妖怪。”
  虎子蹲□摸摸他的脸,“我知道,但是你要告诉我你的名字啊。”脸蛋真滑,摸着真舒服,多摸两下。
  他眼角余光瞥见狗娃,忙冲过去,大叫道:“你给我站住,欠我的糖,拿来!”
  追打了一阵,终于从狗娃那里抢来了一块糖。虎子郑重地咬了一口,甜蜜的味道从舌尖一直蔓延的心里,他的脸都舒服得皱成一团。正享受着,忽然发现小孩眼巴巴地望着他手里的糖,那渴望的眼神跟家里大黄讨东西吃一个模样。
  虎子犹豫了一瞬,终究是抵不住那双漂亮眼睛,将糖递到小孩面前。小孩伸手接住,把糖整个塞到嘴里。
  虎子咽着口水,不舍地问道:“好吃吗?”
  小孩点点头,嘴角眼角都弯了起来。这个笑容比糖还甜,虎子看着口水差点流下来。
  “小云。”小孩笑咪咪地说道。
  “什么?”
  “小云。”
  “你叫小云?”
  “嗯。”
  “小云,你是女娃吧?”
  “男的。”
  “可是你长的比女娃还好看啊。”
  “男的。”
  “知道了。”虎子不无失望地回答。他原来想,要是小云是女娃,他就捡回去当媳妇儿。
  当然,就算小云不是女娃,虎子还是要把他带回家的,总不能把他一个人放在外面。赵家村可是在山坳里,猛兽多着呢。
  虎子今年十岁,长得人高马大,像十二、三岁的个子。就凭着这身板,村里的小孩都不太敢惹他。小云站起来还不到他肩膀,大概是饿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虎子嫌他走得慢,干脆背着他走。
  把小云背到家时,爹娘已经回来了。见他背回个小孩很是诧异。
  虎子指着小云道:“他叫小云,我在山上捡到的。”
  虎子娘早看出小云一身衣服虽然破烂,但是材质精美,恐怕县城里都买不到。猜想一定是富贵人家的孩子。
  “小云,你爹娘呢?”虎子娘温和地问道。
  小云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挡住他转动的眼波,半晌才小声道:“死了。有强盗。”
  “啊?”虎子爹娘都吃了一惊。
  “怪不得了,我瞅着这孩子就是有钱人家出身。”虎子娘对丈夫道。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醉君吟 by 青青果林(正直少侠攻X腹黑风流受)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