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特马王中王正版玄机资料

内容简介:时隔十四年,杨中元从宫中归家,却发现父亲早已亡故,大哥根本不让他进家门。

杨中元想,靠我自己照样能把日子过好,早晚成为家财万贯的大商人。

隔壁发小程维哲表示:中元中元,你还记得我吗?^_^

腹黑开朗攻X泼辣影帝受,1v1甜宠文,后期会有小包子出没。攻受唯二的爱好就是挣钱和……嗯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中元,程维哲 ┃ 配角: ┃ 其它:生子,种田,挣钱,甜宠

☆、001归家

  楔子
  这一日天气极好,正午之时金灿灿的阳光已经落满帝京。
  杨中元坐在宽敞的马车里,透过狭窄的车窗回望那座巍峨雄伟的永安宫。
  马车飞快向前驶去,宣武门的朱红门扉在他们身后缓缓关闭。
  杨中元此刻心中五味杂陈,他收回视线,低头仔细端详自己有些粗长的手指,十四年了,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十四年前的七月,帝京繁花似锦,他背井离乡来到永安宫,做起了最低等的宫人。
  想到这里,杨中元冷哼一声,坐他身旁的另一个青年瑟缩一下,竟往旁边躲了开去。杨中元抬头扫他一眼,原来也是御膳房做事的宫人。
  他十岁入宫,一开始是在睿帝的锦梁宫当值,之后去了御膳房做了好几年的打杂宫人,后来瑞嘉帝君做了宫侍,连带着他的日子也好过起来,几年之后,他一步一步从大宫人作到御膳房的总管,担着九品宫官的职位,除了主子身边的几位总管,宫里也就他能跟上面说得上话了。
  整个御膳房,没有人不怕他。
  可就算这样,那也是在宫里,从他们离开那一刻起,宫里一切都成过往云烟,在这个马车上,早就没有三六九等了。
  “都出了宫,还怕个什么?我能吃了你吗?”杨中元又瞥了一眼那个青年,抱紧手里的包袱。
  青年小心翼翼看了他一眼,琢磨良久才开口:“杨哥,你为何要出宫?”
  是啊,他要离开的时候所有人都问他为何要出宫,他已经做到了宫官里最高的位置,有瑞嘉帝君的面子在,没有人敢给他脸色看。
  可是,这里到底不是家。
  “我要回家啊……”杨中元低声呢喃,家里,可还有人等他?
  第一章
  杨中元站在杨家大门口的时候,天已经有些擦黑了,他打量一眼那个年轻的门房,上前问:“你好,我是这家的小儿子杨中元,可否通传一声我回来了?”
  他脸上带着笑,语气也很温和,年轻门房虽说没见过他,却见他穿得干净整齐,只好点点头进了宅院通传。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那小哥还是没有出来。
  八月末的天并不冷,可一旦日头落下来,吹来的晚风还是多少有些凉,杨中元握紧双手,只觉得浑身都很冰冷。
  又等了一会儿,才见那小哥板着脸走出来,一脸不高兴滴问他:“我们大管家说了,老爷没有弟弟,您可不要乱攀亲戚。”
  杨中元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早先他多少就有些觉悟,只是事到临头他亲耳听到这话,心里还是会觉得难受。
  “麻烦小哥告诉我,如今的老爷是谁?”杨中元并没有被那门房态度激怒,他仍旧笑着问道。
  门房有些不耐烦,杨家有钱,一年到头总有八辈子打不着的亲戚来上门投靠,家里两位老爷最烦这个,多数都打走了不让进门。
  “我们老爷的名讳也是你能知道的?赶紧一边去,别等我打你你才走。”
  杨中元低下头,他想了想,好半天才说:“那好,我明日再来,此番有劳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走往巷子口走去,身后那门房喊道:“你可别来了,来了也不让你进门!”
  杨中元冷哼一声,不让我进门?我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胆量!
  他这些年好歹攒了些钱,为了保险起见,他直接去早先看好的客栈开了一间乙等客房。
  眼下这个情况,虽说在他意料之中,却也在情理之外。
  如果是十几年前的他,遇到这个事情恐怕早就暴跳如雷,非得拼着一口气闯进门去不可。
  可如今他早就不是稚龄孩童了,皇宫是个精致的牢笼,也是能让人迅速成长的学堂,他一个人在里面摸爬滚打那么久,前几年几番险些掉了性命,后来又坐到那样高的一个位置,就算有睿嘉帝君在后撑腰,他也得拿得出手才行。
  如今这个情况,虽说已经是最糟糕的,但他有信心自己还是可以应付。
  只是……尽管如此,想起不得其门而入,杨中元心里还是会觉得难受。
  也不知父亲和爹爹,此时如何了。
  杨中元要了一碗面四个肉包,一边吃着一边跟店里的小二哥打听情况。
  说实在的,这几年他饭量见长,也再不挑食了。大梁山明水秀幅员辽阔,各地名菜多如繁星,能吃才是福气。
  “小二哥,我跟你打听个人家行吗?”杨中元捏着几十个铜板往店小二手里一塞,局促地问。
  那小二掂了掂,觉得十分满意,便假装擦起了桌子:“客官您问。”
  杨中元低声快速道:“我是过来投奔亲戚的,请问城南做古董生意那个杨家,这几年是个什么境况?”
  小二整日在这里工作,自然对着城里的大小人家都很熟悉,听了忙说:“是不是那个门牌上刻着貔貅的那家?”
  杨中元点点头,他们家特别爱财,从他父亲那一辈就无人不知,说起来门楣上的貔貅倒反而成了标志。
  见他应了,小二又挤眉弄眼道:“如果是他们家你可别去了,那一家子一个比一个抠门,这一代的家主更是个铁公鸡,自从几年前结了亲,他们家这位正君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上一代攒下来那点好名声可都消磨了个干净。”
  杨中元虽然已经隐约知道父亲亡故,可是这样直白听到心中也颇有些难受,他面色白了白,问道:“请问,现在的家主可是叫杨中善?”
  小二点头道:“可不是他嘛,要说杨家老太爷虽然抠门,但人还是挺有分寸的,自打五年前病逝,杨家就被他们家大少爷接管,现在可是城里有名的铁公鸡了。”
  五年前,父亲就去世了啊……
  杨中元想着,那个时候自己刚当上管事,往家里寄了几封家书都不见回信,他当时心里就多少有些打算,如今想来,恐怕那个时候哥哥就不想管他了吧。
  这也是了,如果他回来,那么势必要分得家产,以他哥哥的性格,必然是不肯的。
  杨中元把心里的难过压了压,眯着眼睛想,就算是铁公鸡,他也要使劲拔了毛下来瞧瞧。
  他把最后一口面汤喝完,又拉着小二问了问他这位兄长伴侣的情况。
  从上古以来,历朝历代皆是男儿,两人若要成亲,那便选一家作为今后住处,从此成为这家的男丁,这样说来,杨中元还要叫这位兄长正君一声坤兄。
  那小二兴许也惯会八卦,听他这样问,便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说了出来:“那杨家正君可是了不得的人物,我记得他是仲水城孔家的小儿子,听说他大哥二哥都是举人老爷,一家子都是读书人哩,没成想,这位……”
  这样说来,这位坤兄倒很有来头,杨中元摸了摸下巴,想着第二日如何才能进得家门去。
  吃过饭,杨中元回房间休息一下,便再次出了门。
  他先去白衣街买了些香烛纸钱,然后又漫步到城郊三凡河边蹲下开始烧纸。
  夜里风大,燃起来的之前随着风四处纷飞,带起星星点点的火光。
  那橘红色的光芒映红了杨中元的眼睛,可他并没有哭。
  “父亲,儿子回来了,给你烧点钱,问候一声,”他低声说着,语气不缓不急,“父亲,当年您到底为何,要把我送去宫里?”
  他低沉的嗓音伴着潺潺流水消失在夜空中,四周寂籁无声,没有人能给他答案。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天潢贵胄 by 漫漫何其多(上)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