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天空彩票金彩网

江舟摇认为:自古以来,总管的任务就是****丫头,搜刮搜刮油水,出了事有主子担着,好处那是多多的。
凤倚楼就以放养的姿态任凭这只米虫生长了下去……
只盼得秋天到了,好把这只米虫吃干抹净,谁知却偏偏卷入了些许的江湖纷扰,让他甚是烦恼……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舟摇凤倚楼 ┃ 配角:笙渊袁笙达袁箫问箫子笙 ┃ 其它:养成,快意江湖

      第1章 望江茶楼
 说起吴江一带,人们想到的便是繁华富庶,酒楼林立,茶楼遍地,但是说起那有头有脸的外地的人到了这里来,一定要来的便是这望江楼了。
若是在三十年前,说起这望江楼,可能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三十年后,这里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望江楼虽只是一个茶楼,却兼并了昔日吴江畔最大的酒楼——吴江楼,还扩张了许多产业,望江楼的老板凤老板,因此也成了这一代的首富,膝下一子,姓凤名倚楼,表字孝筑,虽然刚刚十九岁却已是青年一辈中的翘楚,真是羡煞旁人。
说起这凤倚楼就不得不说说他的贴身小厮,准未来凤府总管——江舟摇了。
十四年前凤府刚刚兼并了吴江楼,正是春风得意,凤府大总管的收入也是涨了又涨,可是这位大总管却总是愁眉不展,原来,这凤大总管已经是人到中年,却始终膝下无子,和妻子感情又是极好的,不愿纳妾,二人是看了大夫又拜了观音,始终无所出。
那天,总管去帮凤老板收账,多喝了两杯,怕回家被老婆念叨,就沿着吴江畔走了走,走到一处,忽然听到孩子的啼哭声,总管赶忙四处张望,便在河中捡到了个婴孩,竟还是个男孩,总管大喜,大摆酒宴,还特意让老爷给这孩子赐了名字,因着从江上来,而总管本姓也恰巧是江,便给这孩子起名为江舟摇。
江舟摇自幼聪颖,熟读四书五经,更是跟凤倚楼情同兄弟,凤家的老人们看着这一对孩子慢慢长大,心中说不出的……欣慰?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身穿青色布衣的少年微微眯起大大的桃花眼,佯装**的摸样配上那一身稚气,只显得十分的蠢。
站在他对面的三个女子都是双十年华,容貌清秀。其中一个女子正被那少年执了一只手,笑弯了一对月牙眼,却还是努力的克制,肥嫩的小白手回应着手上那只含情脉脉的爪子,最后却还是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她一笑,那两个女子也都跟着乐不可支。
少年人神情瞬间狡黠了起来“当时咱们少爷就是这样轻轻松松的拿下了洛水派的那个独孤岱!简直就是兵不血刃!实在高明!”
说罢,便两手合十举到胸前“想我江舟摇,何时也能有这番光景。”眨着一双大大的桃花眼,眼睛里盛满了满满的期待,三个女子都霎时不能把持心中浓浓的母爱,纷纷夸赞“舟摇虽不及少主英俊,却也是生了个……是个……**倜傥的好样子啊,你们说是不是?”
另外两个女子忙跟着说是,江舟摇便觉得开心极了,忙拉住女子肥白的手儿,露出一口洁白的小米碎牙,追问道“真的吗?”
三个女子本是频频点头,那被江舟摇拉着手儿的女子却是突然收回了手,三人神色也都恭敬了起来,江舟摇不明所以,却不知从哪伸出来一柄折扇,在他的头上重重的敲了三下,疼的他那张仍然稚气的脸顿时皱成了一个包子。
一个低沉柔缓的声音揶揄道“你这个蠢货,我怎么看怎么觉着蠢,倒是从哪里看出**倜傥了?”
三个女子齐齐欠身道“少爷万福”,忙退了下去,直到走远了才放肆的大笑起来。
江舟摇皱着包子脸,掐着手指,缩成一只鹌鹑状,乖乖站在原地,咧了咧嘴,不情不愿道“少爷……我……我没……”
足足高了江舟摇一个半头的凤倚楼略略欠身,一扇子接着一扇子敲下去“你没什么你,你成天正事不做就只知道跟小丫鬟厮混,这也就是被我看到,赏你几扇子还是好的!这要是被你爹看到,你还有的好?啊?”
江舟摇捂着脑袋哎呦哎呦的叫着,最后往地上一蹲,死死捂住脑袋,闷声闷气的喊道“少爷少爷我错了!你别打了!”
 凤倚楼把折扇往钳着珠宝的腰带里一插,照着江舟摇的屁股就是一脚,在那湛蓝的布衫上留下一个大大的鞋印“什么时候学的这样放肆,我让你蹲下了吗?”
江舟摇从地上爬起来,眼泪已经开始在大眼睛里打转,凤倚楼一把掐住他的后脖颈“不许哭!”
江舟摇霎时深吸一口气,死死憋住,说什么也不敢让眼泪掉下来。
 凤倚楼阴测测一笑“乖……走,少爷带你干大事去!”
说罢转身一撇头,示意江舟摇跟上,江舟摇抹了抹眼睛,赶紧跟上,心中想着,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像爹爹一样成为一个“称职”的总管……
伺候少爷上了轿子,还是忍不住问道“少爷,咱们这是去哪啊?”
 凤倚楼将门帘用扇子一挑,朗声道“望江楼。”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撒花~

 

 

      第2章 人生追求

望江楼内,凤倚楼正在噼里啪啦的拨着算盘,算着一本又一本江舟摇看都看不懂的账簿,他却也没闲着,给少爷上了一杯上好的毛尖,默默的退到窗边,出神的望着街对面卖豆花的小姑娘。
小姑娘梳着两条大辫子,脸颊红扑扑的,手儿也是极其的白嫩,看着简直就和她手里的豆花一样,江舟摇光看着便似乎嗅到了姑娘身上豆花的香气,笑的眯起了大大的桃花眼。
 “豆花也,其形美矣,其味美矣,甜咸均可,咸者可充饥,甜者作小点,饭前饭后均可,三伏天,冰镇而后食用实乃人生一大乐事。”
口中吟了几句,偷偷看了一眼少爷,在心中默默的继续幸福的念叨下去“张家有女初长成,勤劳善良卖豆花,人比豆花人更娇,楼上少年折了腰,何当豆花举齐眉,他年执手吃豆花。嗯,真是一首好的打油诗。”
整张包子脸笑得见牙不见眼,想着人生自古的乐事那么多,却哪比的上那姑娘手里一碗豆花,心中觉得自己的想法总是那么有道理,又偷偷的呵呵傻笑起来,却不知被从什么地方丢过来的纸团砸中了脑袋。
专属于凤倚楼的嗓音缓缓揶揄道“别看了,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人家豆花张家的闺女早就许给猪肉王家的小子了,一嫁过去就可以吃一辈子肉,谁稀罕跟着你这个百无一用只会吃饭的小厮啊,过来给少爷研墨。”
江舟摇嘴一扁,回头瞪了将他拉回现实的凤倚楼一眼,就知道他家少爷绝对会泼他冷水,所以后面的话都很理智的在心里默念来着啊,他到底是怎么发现的呢?心中虽然埋怨,却还是乖巧的走过去给凤倚楼研墨。
 凤倚楼揉了揉额角,这孩子小时候明明乖巧伶俐,为什么越长大越蠢呢?只怕是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吧?啊不对,是娶不着媳妇了。看着他一脸不情不愿,心里也不大痛快,心说本少爷已经做好了一辈子养着你的觉悟,你竟然还不自量力看人家豆花家的姑娘,实在不是个好孩子,需要教育一下,于是乎便招了招手“过来过来。”
江舟摇凑近了些,便被凤倚楼的笔杆子打个正着,心里愈发不痛快“少爷总嫌弃我蠢,却还打我的头,这越打越蠢可怎么是好?现在这样就已经娶不了豆花张家的闺女了,再蠢下去我岂不是连我娘那样的悍妇都娶不了了!”突然意识到把自己母上大人也骂进去了,原本雄赳赳气昂昂的江舟摇心虚的低下头,默默装死。
 凤倚楼瞥了他一眼“瞧你那点出息!人生还有没有点追求?”说罢便也不想再理会他,兀自继续埋头于账簿之中。
江舟摇则是一边研磨一边思考着自己的人生追求……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大皇商 by 燕赵公子(上)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