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王中王马中特马中特免费公开

文案
第一卷:山外山楼外楼,一身寒毒被关孝山带回,无名无姓,他到底是谁?又曾经有过怎样的前尘旧事?
第二卷:大漠苍狼,他是大漠的盗匪,掠了他这个千金之躯做了奴隶,本以为只是一场游戏,却渐渐弥足深陷。
第三卷:醉情计,开始一场计谋,最终的目的只是夺得爱人。

1.第一卷:山外山楼外楼
  一声钟鸣,一眼过往,关孝山站在慈水庵的门口,面前的灰白墙内是五年未见面的母亲,他略微叹了口气,手上提着的竹篮内是一碟芙蓉糕,那是母亲曾经最爱的点心,而如今,已经陪伴着青灯古佛五年,母亲是否还会为了一碟芙蓉糕而露出一抹笑容呢?敲门声悠远深长,在繁华尘世沦落的太久,这敲门声都好像蕴藏着佛理。
  开门的是个小尼姑,看起来不超过十岁,“施主,请问何事?”
  关孝山将手里一直攥着的一块小木牌递给小尼姑,木牌是炭黑色的,上面仅仅用刀子刻了一个‘宁’字,“烦劳小师傅通禀镜宁师太,关孝山求见。”
  小尼姑看了看手上的小木牌,而后轻声道了声,“施主请稍后。”便关了院门。
  关孝山看着关闭的木门呆呆的发愣,他不清楚今天是否能见到母亲,自从母亲在慈水庵出家,就不再见凡尘之人了。
  过了不大一会儿,院门又开了,还是刚才的小尼姑,小尼姑半开院门,让出一个身子,“施主,请。”
  刻着‘宁’字的木牌又回到了关孝山的手中,他将木牌小心放入袖中,跟着小尼姑走过慈水庵清幽的院落,这里好像没有一丝人间的气息,小尼姑的脸上也是平和的佛气。
  ‘素安’是慈水庵仅有的一院招待外客居住的院落,偶尔会有些年长的妇人到这里来修身敬佛,关孝山就站在‘素安’的院内,院中的一片片青草正绿,小尼姑轻声说,“施主,请稍等。”
  关孝山将竹篮放在地上,他双手背在身后,昂起脸看着正房上挂着的‘素安’两字,作为一间待客的院落,关孝山并没有住过这里,慈水庵是一家尼姑庵,就算是他想留,也留不住。
  身后传来非常细微的脚步声,关孝山回头,便看到了自己武功的启蒙老师,镜宁师太。
  镜宁师太已经有六十岁了,她是关孝山父亲的大姐,年轻时也是一代侠女,关孝山听说镜宁师太之所以皈依佛门,是源自一场俗世情缘,具体的事情谁都不知道,连那个让镜宁师太因爱伤心愤然出家的男人的名字,都没人知道。
  关孝山赶忙迎上去,“师父!”
  镜宁师太上下打量了下关孝山,又看看前面的竹篮子,而后淡淡一笑,“你来了。”
  “师父身体可好?”
  镜宁师太指指竹篮子对跟在身后的小尼姑说道,“拿去给惠新,告诉她关孝山来了。”
  “是。”小尼姑提着竹篮子走了,关孝山的眼眸也随着小尼姑而去,直到看不到人影为止,镜宁师太无言的摇摇头,眼眸看着自己的这个得意的弟子。
  关孝山穿着一身灰蓝的长褂,头发也是被灰蓝色的发带系着,他这身打扮和他关家堡堡主的身份还真是不搭调,关孝山见镜宁师太打量他,不禁问道,“师父,有事?”
  “无义门的事,我听说了。”镜宁师太说着便往院中的一张石桌走去,她坐到石桌边的凳子上,又指指自己对面的凳子,关孝山跟着坐下,他早就在来慈水庵的时候便已经做好了会被镜宁师太质问的准备,他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只是,面对镜宁师太,关孝山认定的理直气壮却强硬不起来,他默默的看着镜宁师太,只见镜宁师太叹了口气道,“何必赶尽杀绝。”
  “无义门是邪魔歪道!”
  “何为正义,又何是邪恶?”镜宁师太再次叹了口气,“我得知你率众攻打无义门的事,便赶了过去,但还是晚了。”
  “师父想去救人?为何要救?无义门杀了我爹!”
  “所以你要赶尽杀绝,这样就没人为了你杀了他的爹,来找你报仇了吗?”镜宁师太忽然笑了起来,“孝山,你太傻了。”
  “师父,你说佛会度世间一切苦厄,那么当初谁来度我爹?谁又度了我娘?我只不过是为了武林清理了门户,让武林中人不再受无义门的残害。”
  “哎~~你口口声声说无义门是邪魔歪道,你却练了逆寒气,那是无义门的独门气功,而你却偷了人家的气功,你认为你算什么正义之士?”
  关孝山让镜宁师太的话吓了一跳,当日攻进无义门之时,各门各派都在打杀,他那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手刃杀了他爹的仇人——无义门的门主冉洪林,只是他找到了冉洪林的练功房,练功房却已经空空如也,而唯一留下的只有刻在墙上的逆寒气心法。
  关孝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他迅速的将逆寒气心法牢记于心,而后便将练功房炸毁,让这世上之人都以为逆寒气已经从此消失于江湖之中了,只是,让关孝山没想到的是,自己才练了几日的逆寒气,竟然被镜宁师太看了出来,她是怎么看出来的?关孝山在心里嘀咕起来。
  “逆寒气是冉家祖传气功,每位修炼者必须从小修炼,而且一生只能研习冉家武艺,若是中途修习,或者身上已有别派武功,最后必然会落得一个走火入魔。”
  “师父,您看错了吧!我怎么会练邪魔歪道的武艺?!”关孝山强装镇定道,“我恨无义门还来不及!”
  “此时停了,还不晚。”镜宁师太并没有说过多的话,她那双看似平静的眼眸却看进关孝山的心中,让他不禁低下头颅。
  “孝山,惠新来了。”静默片刻之后,镜宁师太道。
  镜宁师太的话让关孝山赶忙抬起头看向院门口,从外面走进来一位中年女尼,大约在四十岁上下,这女尼看了眼已经站起身的关孝山,她脸上并无任何多余的表情,那淡漠就像是自己从未见过关孝山一般,这表情让关孝山心里不舒服,这是他的亲娘,此刻却形同陌路了。
  惠新走到关孝山跟前,她双手合十说了声,“阿弥陀佛~~”
  “娘~~”关孝山轻声的叫了声,“你终于愿意见儿子了。”
  “贫尼是来求施主一件事,请施主以后不要再来了,贫尼再也不想见到施主。”
  “为什么?娘!我做错了什么?”
  “贫尼已经是红尘之外之人,没有家人,贫尼法号惠新。”惠新说着微微欠身,“贫尼还要修行,告辞了。”
  “娘!”关孝山的呼喊唤不来惠新的停留,他跌坐在石凳上无措的看着镜宁师太,“为什么我娘这么绝情?”
  “你娘说过她不想你报仇,而你却还是去了,你娘的话你都不听,她为什么还要做你的娘?”镜宁师太说着也站起身,“很多事情,你只看到了表面,所以,不要做后悔事!”
  “师父!我~~”
  “先别说话,跟我来!”
  ‘素安’的正房关孝山从来没进去过,他到了慈水庵一直是来去匆匆,所以当镜宁师太带着他走到正房的门口,推开房门的时候,关孝山着实有些茫然。
  房间里飘散着佛香的气味,脚踏在地上的声音甚至还有回响,镜宁师太慢慢的往里面走,关孝山也跟在她的身后,他们一直走到床前,关孝山不禁吓了一跳,因为这从不留男客的慈水庵,竟然在房间里躺着一个男人。
  “这是前几日昏倒在庵门口的人,我就救下了,不过,这庵里留不得男客,想请托你将他带着。”镜宁师太轻声道。
  “是让我送他回家?”关孝山略微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男人,男人的脸上是一大块黑色的胎记,这胎记盖住了他大半个脸,以前关孝山也见过脸上有胎记的人,只是从来没见过长这么大块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重生之妖皇为夫 by 青衣画墨(上)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