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黄大仙救世网前后六肖

文案

他出生那日刚好是小满,他爹顾老三给他取了名字叫顾小满,只是这名字虽取得好,但家里人多地少,又没什么进项,日子穷得都过不下去……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小满寇镇 ┃ 配角:进宝老占 ┃ 其它:

☆、第1章

顾小满出生那天正好赶上小满,他爹顾老三在给邻村雇主家扛活,这雇主老爷是从京里告老归乡的大官,家里的建的宅子是高墙大院,四里八乡的田地都是他家的,今日遇到雇主老爷娶男妾,敲敲打打得引了不少人来瞧热闹,顾老三也在其中,他看着那顶蓝色的小轿,悄悄问旁边正摇着扇子也站在人群里看热闹的老秀才;“秀才老爷,你说宋地主有房有田的,干啥还要抬个男人回来呀!”
    老秀才摸着胡子笑了一下,他反问了顾老三一句;“谁说男人就不能娶了?”
    顾老三挠着脑袋,他倒是也看过娶男人的,比他们村儿还远的黑山坳,那儿多的是男人跟男人凑合着一起过的,但是那因为实在太穷了,像他们家早几年,家里也是穷得都吃不上饭,他娘硬是咬牙用半袋子小麦给他领了个媳妇回来。顾老三虽说知道雇主家不缺粮,但还是不解的说道:“你说一个男人,又不能生娃,这不是浪费粮食么!”
    老秀才望着已经被抬进门的轿子,又看着顾老三说道:“话不能这么说,咱大元的开国皇帝娶得不就是个男皇后么,这个男皇后跟着太宗皇帝南征北战,顶得上一个大抓将军呢!”
    “秀才老爷,你懂得真多啊!”连太宗皇帝那时的事情都知道,难怪别人说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啊!
    老秀才摇着扇子,笑得一脸自若。
    轿子进了门后,有个小厮在门前放了一挂炮仗,接着就有几个婆子端着簸箕出来给看热闹的人发油糕,顾老三见有油糕发,顿时精神一振,丢下老秀就使劲儿往人群里挤。
    “顾老三,你媳妇儿要生了!”从远处传来一个声音嚷道。
    顾老三没听见,他已经抢了好几个油糕,这雇主老爷就是阔绰,娶个男妾回来还发油糕,真巴不得他再多娶几个回来。
    虽说顾老三看起来长得憨,但下手却是又快又准,他后来的都比别人抢得多,旁人见了挺气不愤的,推了推顾老三,喊道:“你还抢啥呀,你媳妇要生了。”
    顾老三先楞了一下,随后伸手又多抢了几个,这才抱着一兜油糕,从人群里退了出来,他四处张望着,只见来报信的是他家的大小子,他家大小子撒腿跑过来,冲着他喊道:“爹 ,娘要生了,艾婶子要你赶紧回去。”
    “真的?”顾老三高兴的问道,这虽然已经是他家第四个娃了,但添丁总是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他家大小子跑了过来,见顾老三的破汗衫里兜了这么多油糕,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舔着嘴唇仰头看着顾老三:“爹,油糕!”
    顾老三在他家大小子头上拍了一下,说道:“回家一起吃。”
    他家老大小子重重的点了两下头,利索的跑去扛起了他爹的锄头,顾老三咧嘴笑了一下,又手搭额头朝天望了一眼,刚到小满,天就这么热了,家里娃赶上今天出生,不管是男娃还是女娃,就叫小满。
    顾小满生了,四斤六两,长得跟只小猴子似的,因他娘没有奶,饿得哇哇大哭,而顾老三带的这些油糕,家里的孩子到底也没吃上,他们家穷,请人帮着接生给不了几个钱,添上几块油糕,也不至于那么难看,下剩的几块,全提到村里别家刚添养了孩子的家里,指养着人家给孩子几口奶吃。
    一转眼,顾小满长到十六岁,他出生那年收成不好,再加上家里人口多,他爹妈还以为他活不了,谁知他命大,磕磕碰碰就这么长大了。
    别看顾小满顶大一个小伙子,这要在村里,怎么也算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不过他脑子不大灵光,跟着他爹学了这么多年的庄稼活,还不如他刚刚十岁的弟弟,用他爹顾老三的话,他颈子上的那个两斤半,就是用来摆着好看的。
    今年春上,顾小满大哥娶了亲,家里条件越发不好了,顾家十几人口人全挤在三间泥坯房里,端午节刚过,村里的里正带回一个消息,要抽兵役啦,听了这个消息,整个顾家屯沸腾了,他们大元国跟鞑靼国在边境断断续续打了二十多年仗,虽说如今两国已经停战七八年了,但村里人只要听到诸如打仗抽兵役之类的就会担惊受怕,顾小满有个舅舅,出去当兵十几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他娘顾李氏提起一次哭一次。
    因这抽兵役的事情,屯子里的人都吓到了,里正又说,当今圣上英明,现在兵役不按人头抽,一个户籍下只抽一名兵役,只要十五岁以上,三十五岁以下男丁皆可,有家里不愿服兵役的,一个名额十二两银子,一时,村里各家各户愁云惨淡的。
    顾小满家也发愁,银子他家半个也拿不出来,他爹顾老三是家里的当家人,再说年纪也大了,肯定不能去服兵役,上面两个哥哥,听说抽兵役,早就躲到山上去了,再下面一个弟弟,才刚刚十岁呢,这不上这下的,就只剩下一个顾小满了。
    顾小满他娘顾李氏期期艾艾的对当家人说:“要不就让小满去吧?”
    顾老三抽了几口旱烟,这儿子虽说憨头憨脑的,但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啊,哪里就舍得把他往火坑里送啊。
    顾李氏见当家人不说话,抹着泪哭道:“这可咋办啊,就是把一家子全卖了,那也凑不出十二两银子啊。”
    看着坐在墙角抠土的憨儿子,顾老三沉思了大半日,对顾小满说;“老四啊,地里的庄稼活你做不好,以后娶个媳妇儿都难,要不就到军营里去闯闯?横竖人家还管吃管喝呢,说不得有造化,老顾家还能出个军爷,再说了,跟鞑靼国都已经不打仗了,哪还用得着上前线啊!”
    顾老三这话是安慰自己,也是安慰儿子来着,不过顾小满木呆呆的也想不清楚,他就知道这几天他爹他娘愁的都老了好几岁,于是问:“我去了,娘就不哭了?”
    他娘顾李氏哭得更狠了,谁说她的憨儿子傻呢,这话说得她心肝都疼了。
    顾小满想了一下,对他爹娘说:“叫大哥二哥回来,我去服兵役!”
    他这话一出,家里几个人抱头痛哭。
    哭完了,该去还是得去,顾小满收拾行装准备往县城里去,他们这些兵丁要先在县城里操练三个月,到时再统一分到各个军区大营,走时顾小满他娘咬咬牙,给他扯了两身粗布衣服,又给他做了几双鞋,把顾小满乐的见牙不见眼,从小到大,他穿的都是他哥的衣服,这还是头一回穿新衣。
    半个月后,顾家屯的征兵结束,大多数人家里都是拿不出十二两银子的,转眼便到了启程的日子,所有征选的兵丁由里正先送到镇上去,顾家屯的乡民们眼巴巴的跟着送了一岗又一岗,最后一直到看不到人影,这才罢了。
    不提四里八乡的兵丁如何在县里操练,只说七月过后,一千一百余名兵丁被送往州府,再由守备大人统一派兵护送至定州。
    不知不觉就这么走了一个多月,最开始的新鲜劲儿过了,所有人都显出一副疲态,只有顾小满,看到山觉得有趣,看到水有趣,就是看到一棵树,也能兴致勃勃的说上半天。
    “进宝,我刚才看到一只飞得老高的雀儿了,宋卫长说是老鹰,咱们老家那儿没有这种雀儿!”
    为了防着这些兵丁逃跑,他们一天只吃两顿饭,每顿就发一个苞米窝窝,都是正在长身体的小伙子,每天又要行军,个个饿得腰都直不起来,唯独这个顾小满,跟他们吃得一样,但精神却比吃饱喝足的卫长还好,简直跟个石头人一样。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醉情计 by 贝尔月亮(上)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