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小鱼儿网站开奖结果跑狗图

文案:
故事线:永靖开元之年朝堂与江湖的那场动荡之后,人才风流云散。后,照义楼更名为春风得意进宝楼,从此苏家但求财色满袖,权柄在手,再不提一个义字。
这一代的楼主苏慕华心系结义兄长多年,却黯然饮下毒酒,远赴寨外,原打算就此埋骨大漠。在快要哔之际,遇上了一个不靠谱的边城守官。
杀手榜上第一人,千金易命的杀手陆酒冷在杀满百人后准备收手,却一时心软破了规矩。就此卷进了朝廷秘事,逃亡途中捡到了一个官印。隐名埋姓逃往边城,然后捡到了一个小瞎子。
一座沙漠边城鱼龙齐聚,暗流涌动,故事由此而起。

感情线:曾以为萍水相逢,原来却是旧侣来归。
又名甩掉渣攻之后...
主CP 强强 浪子攻X温文受 杀手X楼主
副CP 美强 美腻的魔道护法X呆萌的正道大侠

传统武侠,HE,请放心食用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慕华,陆酒冷 ┃ 配角:任情儿赵云剑叶温言 ┃ 其它:


  ☆、第一章  第一杯酒(一)

     浮生三杯酒,江湖风雨重。
  永靖开元之年朝堂与江湖的那场动荡之后,人才风流云散。然而春风吹野草,不过数年之间,江湖之中便又是喧嚣热闹。算来,世之英雄也不过是江湖笑寂寥,风烟各百年罢了,自古不乏长江后浪推前浪。
  有云,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武林之中总有许许多多的天下第一,或真或假,或江湖抬爱,或自己往脸上贴金,总是叫出了许多名头。当今江湖之中最为名重的三个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山,轩辕山。
  天下第一庄,寻欢山庄。
  天下第一楼,春风得意进宝楼。
  第一章第一杯酒  
  1
  永靖八年,甲寅日,宜出行。
  春风未暖,斜阳微雨。
  老黄肩上挂了块白毛巾,拎了一个大茶壶,在大海碗里倒了一碗茶汤。“秦大人,难得你今天有空来,这一碗茶是擂茶,加了芝麻,花生,炒米,早晨吃了也能充饥。”
  都察院掌院秦决意,着了一身简单的青衣,如普通的江湖客。
  都察院掌京中百官纠察,虽然品级并不高,但可弹劾百官。在成帝这一朝,更可开衙办案。这便握了虎符,掌了生杀大权。
  这个时辰,用早膳是晚了点,用茶点还是早了点,店里的人并不很多,只有几个闲人坐着。秦决意见那粗瓷大碗里装着白色茶汤,更撒了炒香的芝麻、花生。赞道,“好香,店家,味道果然不错。”
  老黄得意得说,“那是,小老儿今年六十,在这卖了三十年的茶,到我的孙子那辈也就是百年老字号了。秦大人,到时候,可就是您的孙子小小秦大人在我这喝茶。”
  秦决意不过二十有余,尚未婚娶,听这人一大早和他说孙子,也觉得有趣。“黄掌柜吉言,说来礼部那些礼官们没一个及得上掌柜能言的。一家茶庄有心做成百年老字号,这话传到皇上耳朵里,他一定会很高兴。”
  老黄也得意,“咱们这升斗小民,别的不知道,国泰民安才能发家致富的道理自然是懂的。”
  正说着话,有人在柜上敲了两下,秦决意见那人一身青色短打,手中提着一把剑,腰间垂落的系带末端绣了一个楼字。老黄高声应了,走了过去,先给倒了一碗茶,然后从柜下摸出二两银子递了过去,“小兄弟,这是这个月的例钱。”
  那人接了银子在手中一掂,也不多话,拿了一面青色的旗与老黄交换了柜上插着的那面黄色的旗子,再饮尽那碗茶,道,“我走了。”
  老黄笑道,“兄弟,不多坐会?”
  那人摇摇头,“不了,苏楼主说晚上要召集楼里的弟兄们议事。”
  老黄拿着鸡毛掸把柜台掸干净,将青色的旗子插在柜台上,拨了拨露出一个斗大的楼字。
  春风得意进宝楼的旗子,一月一换,不同的颜色标示着这个月交没交例钱。一条街上的店面旗子,赤橙黄绿青蓝紫,月月在换,第二年继续赤橙黄绿青蓝紫,苏慕华很放心。
  苏楼主谁啊,老黄嗤之以鼻,不信问问这条街的商家去,坑谁也不会坑苏楼主。
  秦决意也喝好了茶,站起来向着着柜台走去,在柜上放下茶钱,笑着看那面旗。“春风得意进宝楼的这旗子倒威风得很。”
  官匪两道,眼里容不下沙子的,那是十年之前的秦决意。
  如今秦决意在京华日久,早已知道世间并非只有黑白。像老黄这样的讨生活的升斗小民,收保护费的江湖人和官府的大人没什么不同,再说官府那不也得交税?
  老黄,“说起来,这春风得意进宝楼的苏慕华苏楼主,英俊潇洒,武功又好。连手下们也只肯喝一碗茶,啧啧,好人啊。”完了还不忘八面玲珑地奉承一句,“秦大人,也是好官。”
  秦决意也不与他多言,拱手道,“多谢掌柜,掌柜恭喜发财。”
  “多谢多谢,大人慢走,下回再来。”
  长街之上飘起了雨,秦决意也不在意,沿着街边骑楼慢慢走着。突然听见前方喧哗,他抬头看去,长街街口有数人拔剑对峙。
  骑楼之下已有个人站在那里,手中抚了一把刀,那把刀藏在他的袖中,正露了如勾月般的一点微光。
  那人看起来有些清瘦,裹在白色的狐裘里,带着轻慢的倦意。
  看到这人第一眼的人一般不会注意到他的容貌,只会记得那一双微带了点琉璃色的凤眼轻轻挑起,眸中英风锐气,凛冽如刀。
  那人目光转了过来,落在秦决意身上轻轻一顿,却让人觉得礼数已足,“秦大人。”
  秦决意笑了,“苏楼主,幸会了。”
  苏慕华含笑示意,他收了刀,袖手看雨。二人立在檐下,目光都注意着场中的战局。
  秦决意见其中数人腰带上都绣了一个楼字,再看另外几人身着短装,招式武功却庞杂得很,他看了片刻道,“是淮扬道上的水鹜?”
  苏慕华赞道,“秦大人不愧是轩辕山的首徒,好眼力。”
  “淮扬水道的人怎么会到了京师?”
  苏慕华道,“大人有所不知,上月十九淮扬水道已经易了旗,如今是苏某名下产业。而这些人,黄衣的那个是原淮扬水道的三当家,蓝衣的是大当家季寒之子季小林,季寒已经死了,这几个是...”他轻轻地接道,“漏网之鱼。”
  “苏楼主连远在江南的武林小卒名字都记得,厉害。”
  苏慕华道,“秦大人过奖,刚才这些人一跳出来,就向我报了名,也就顺手记下来。”
  秦决意看着他挂在衣下的刀,一笑,“能让苏楼主出手可不容易。”
  苏慕华也笑,“他们自然不行,那边墙角上躺着的那个黑衣的,叫唐小年。”
  “唐门的唐小年?”
  “正是唐门的那个飞花不知年,唐小年。”
  秦决意见唐小年躺在那里,胸膛微微起伏,还是有命在。问,“他怎么了?”
  “他中了自己的毒茱萸,我已经喂他吃下解药,一时片刻动不了。”
  秦决意看了苏慕华一眼,“他中了挽留相醉刀的相字决?”
  苏慕华的挽留相醉刀,挽,留,相,醉一共四字决,其中相字决是以其人之道反治其身的防御之法。
  苏慕华又赞了一句,“秦大人不愧是轩辕山的首徒。”
  秦决意又问,“苏楼主的势力在京中,何时对江南也有了兴趣?”
  苏慕华声线略带沙哑,慢慢说话的时候,让人觉得有几分疏狂懒散的意味。
  “淮扬水道的季寒杀了我金陵分舵的花木堂主,夺走白玉芙蕖。我不过讨个公道,至于收了淮扬水道也不过顺手而为。”
  秦决意听说,白玉芙蕖为上好的玲珑白玉所雕,相传于月圆之夜能放光华。修习阴寒内功之人以白玉芙蕖盛无根之水,于月圆之夜光华大盛之时饮下,能长数载功力。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华丽氏族之非卿莫属 by 又一春x/又一春(上)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