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单双各三肖期期中特

文案
天都有风月,公子温润如玉,善音律,同博古,世人称之为“琴公子”。

魔都有花疏影,雌雄难辨妖孽惑人,爱奢靡,喜醉生梦死,世人却惧怕他的残忍至极。”

妖都有莲霄,倾世之姿天下无双,贵为天下百花之王,却骁勇善战,世人称为“花王”。

巫族有巫祝,华发如雪,面具遮颜,无人知道他的面貌,更无人知道他的来历,只知道此人七情冻结,功法诡异,可依然有人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天都有一位闻名天下的屠魔公子·····················

莫寒池作为一个雄性生物活了将近三十年,可是再杀了一个魔修之后,就有哪里不对了。再后来竟然发现了两个包子,好吧即使他认命,可是孩子他爹不认,太过分了,于是他郁闷了

天下有三都,三都有天命之女

少年心比天高,怎奈苍天不仁,道魔两立。征战不停,至死方休。

从山村走出的平凡少年,背负家仇天才少年。共同拜入昆仑。

惺惺相惜的年少时代,匆匆而过。

一位成为名满天下的屠魔公子。

一位成为天下人人谈之色变的魔尊。

世道轮转,三都鼎立,四族称雄。

三尺青锋,只想换回昔日的所有。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寒池洛溪 ┃ 配角:白无风月寒惊黥郎月冷无双风云子轩辕煌 ┃ 其它:相爱相杀生子

 

  ☆、楔子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鼓励的亲们,小新人一枚。
  自盘古开天劈地,女娲造人之后,天下渐渐熙熙嚷嚷有了生气,然而东西多了便有了纷争,有了纷争便渴望力量,渴望达到顶点,渴望永生永世的存在下去,渴望御御极登仙,或者沉冤为魔。
  于是便有了修仙,修魔,修妖。倒还真有人修成正果去了九天之外的天庭,但也有很多人经不住那天劫落得魂飞魄散之苦。倒是更多的人已经不指望那登封造极的修为,而是将这修真的力量当做了在这滚滚红尘间为争权夺世的工具。
  于是修魔者聚集的地方便被世人戏称为魔都,修仙者聚集的地方被称为天都,而在西南十万深山后那片广阔无垠的沙漠中,那些得道的仙异兽宠则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妖都。
  无论是仙是魔是妖,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势力,而相传九天之上的天庭为了统辖三都,不至于陷入混乱无规则的世界,便选瑶池圣母坐下玄女入世成为天命之女.由天命之女挑选最合适之人,赐予天目.辅佐治世.
  三都各有其天命之女。
  天都.圣君。魔都,魔尊。妖都,妖皇。三都之主被选出,共同治理天下。
  江南洛水山庄
  火光映红了漆黑的天际。将银白色的月,染成了诡异的红色。烈火灼灼,焚烧着原本雄伟华丽的建筑。迅速吞噬着方圆内所有的巍峨楼宇。
  火焰之中昔日金色的琉璃瓦逐渐焦黑,慢慢碎裂,失去光泽。朱红色的紫檀木梁当初是从万里之外的深林中运到这富贵无比的山庄内,经过无数工匠悉心雕刻,最后仍然是在大火之中化成一块巨大的焦黑木炭,发出皮拉啪啦垂死挣扎的声音。在许久之后,轰然断裂。
  紧接着占地极广的宏伟楼宇,顷刻间倾斜坍塌,碎石木料还带着五彩斑斓的墙绘纷纷掉落进火海之中,燃烧殆尽。楼宇的倒塌伴随着阵阵不甘的哀鸣,吱吱呀呀的传到小男孩的耳中。
  冲天而起的火光,似乎要将天地之间的一切吞噬殆尽,昔日令人神往不已的山庄内,奇花异草,珍禽异兽,世间珍宝。都似乎要被这场大火焚烧个干净。那些个令世人钦羡的琼楼玉宇,宛如仙境一般的美景,都在火中化为了漆黑了焦土。
  映红了的小男孩漆黑的目,目子之中在火焰燃烧着,一条又一条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的面前缓缓倒下。有的连最后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森寒的剑刃,抬起落下。一大片的鲜红,渐渐溢出染满了青白色的冰冷地面。昔日言笑燕燕的粉色香鬓,缓缓的倒在身前。
  “少爷,快·······跑·····”大丫鬟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推开。小男孩木然的看着,已经不知身处何地。
  青白色的剑光在艳红色的火海之中,溅起一道又一道鲜红。小男孩一身锦衣呆坐地上,四周一片大火,惨绝哀嚎之声不断。漆黑的目子缓缓闭了起来,一声不吭。
  “洛儿不怕,有爹爹在呢。”熟悉而又低沉的声音响起,父亲仿佛山一般,伟岸的身影隔绝了眼前仿佛地狱一样的场面。宽厚伟岸的身躯带着一身的鲜红,刺鼻的腥味。一把将小男孩抱进温暖的怀中。
  小男孩突然全身颤抖的大哭不已。他早已经吓坏了。“爹。”哭喊着嘶叫起来。浓厚的血腥味不断从父亲身上传来。叫不上来名字的,可怕的犹如幽魂一样的黑影,伤害着他叫父亲的男人。
  “庄主,这里交给我们,您赶紧带着少爷离开。”
  “这里就先交给你们了,好兄弟。”伟岸的男人,却禁不住泪流满面,他深知出生入死几十年的兄弟,绝不是那些修真者得对手。只是无论如何都要保住,洛家最后的血脉。他低头看看还在恸哭不已的小男孩。转身而退。 身后还跟着一个提着剑的半大少年。
  掀开古老祠堂的地面石板,露出一间漆黑的房间,他把小男孩塞了进去。对着那个提着剑一身红衣的半大少年说道。
  “疏影,你是哥哥,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弟弟。”
  少年点点头,火光映亮了少年眉宇间的朱砂痣。半大的少年提着剑,拉着弟弟的小手躲进了黑暗中密室。父亲盖上石板之后,便冲杀了出去。 引开了尾随而来的敌人。
  黑暗中,不知道时光流逝,仿佛已经过了许久。石板缝中,有凉透了的血迹,滴落进来。落在小男孩的粉嘟嘟的唇上,融进了唇舌之中,小男孩第一次知道了血是什么味道。他惊的想要尖叫,却被少年捂住嘴。半大少年提着剑,紧紧搂住弟弟,屏住呼吸。
  终于,有一丝光线照射了进来。外面安静下来。半大少年小声说道。“洛儿,哥哥出去看看,你千万不要出来。”小男孩点了点头。精致的小脸煞白煞白。
  掀开了石板,半大少年出去后不久,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响起。
  黑暗中,小男孩捂住了嘴,大颗大颗的泪珠流了下来,却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然而就在洛水山庄覆灭的一刻,远在天都另外一处茅山脚下,一切还依然同往常一般。
  “莫寒池,药好了没有。”有个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师兄,你在等等。”□□岁大的小小少年,一张小脸给熏得胡黑胡黑,看不出原本的样子来,只有一双大大的琥珀色眼睛瞪起来,古灵精怪的。手里拿这个蒲扇,一边咳着,一边扇风。
  突然他停下手来,黑乎乎的小手,摸摸自己的口袋,翻出几棵巴豆扔进了药罐子里头。贼贼一笑,一边的小酒窝一闪。“让你在整天欺负我,看不拉死你。哼哼。”他得意的自言自语说道。
  “师兄好了好了。”说完拿起一边的布,抬起小药罐子,往里间走去。
  “宇文,听说这昆仑来咱们茅山脚下那个村子收徒了。”一个身着道袍的男子走进来说道。
  “煌师父,您回来了。”叫宇文的人,一边喝着莫寒池端着药,一边高兴的说道。却不知道身边这个小小少年眼珠子转个不停。
  喝着喝着,好像看到什么东西一般,突然黑了脸。“死小子,你竟然在我药里下巴豆,看我不打死你。”
  “我忘了煮一会要把巴豆拿出来了。”小小少年一说。煌师父脸也黑了一层。
  “混小子,你娘来找你了。”煌师父说道。莫寒池全身一抖,“师父,你别吓徒儿,我错了还不行吗?下次不会让宇文师兄看见巴豆的,·哦···不 。不会再放巴豆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个人鉴定]卫校毕业生个人鉴定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