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香港神算子2266888

文案
梨花飘落悄无声,浮生若梦不似幻。

《梨落》的归处,江湖人争相寻找,落樱宫,千羽教,恩怨情仇,江湖生,江湖了。

搜索关键字:主角:赤西仁,龟梨和也 ┃ 配角:艳裳,翎,众多人 ┃ 其它:ak


  ☆、楔子

  
  血,到处都是血。在地上流淌的红色液体已经浸湿我的衣角,刀刃上一闪一闪的寒意映衬出的点点腥红,让我害怕地闭上了眼睛。象征死神不断靠近的脚步声,让我不受控制地捂紧耳朵。即便已经做到眼不见耳不听,却依然无法抵挡那不断涌入鼻子的血腥味。我瑟瑟发抖地缩成一团,就像一个任人宰割的可怜小猫。此刻,喉头已经干涩到求饶都叫不出了,或许是根本已经绝望到不想去求饶了,眼睁睁看着父母求饶呼救,下一秒倒在血泊中的场景,我还会觊觎他们的怜悯吗?既然这样,就让我有尊严地去死。
  “这小娃真奇怪,居然哭都不哭!”贼人大咧地叉开腿,一脸傲然地俯视我这条随时可能陨灭的生命。
  或许是看不到我哭的丑态,他们不尽兴吧。亦或是在我死前还想玩弄一番,感受那随性操纵人命的无上快感。
  “哈哈!是吓傻了吧!!”另一个人拿起银晃晃的大刀,用刀口贴着我的下巴,轻轻挑起,“如果你求饶,我们或许会放了你。”
  我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狰狞的面容,微微咳了几声,才缓过气道:“你若放了我的话,我来日定会索取你们的性命。”我想我是傻了,这样危险的场景面对这般凶残的贼人说出这样挑衅的话。但仔细想想,我不后悔,毕竟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最多也就一刀痛快或是折磨致死的区别。
  “真看不出,你这样的小娃敢说出这种话。”那人将刀从我下巴离开,我才松了一口气,那冰凉的刀刃就已紧密贴在了我的脸颊,锋利的触感,我仿佛已经感到温热粘稠的液体顺颊而下,溢入鼻翼的腥味让我胃里一阵翻滚。
  这时,在我家翻箱倒柜的那群贼人正好停下动作,其中一人上前冲我面前的人摇了摇头道:“没有。你快点解决,我们先回去。”
  本以为他们是强盗,可现在我却不这么想。翻箱倒柜这么久,居然一件值钱的东西也没上眼,看来他们想要寻找的东西非比寻常。这样暗自思索的我,竟是没有发现已经扬起冲自己脖子抹来的利刀。
  “噔——”一声清脆的响声让我回过了神。我愣愣地看着本该劈向我的刀居然被弹开几米远,硬生生刺进墙面,一刹那,我真以为有什么神仙显灵了。
  “谁?!!”我面前的人冲门口怒吼道,“敢扰老子的事!出来!!”
  另一个贼人使劲拉了拉正在发火的伙伴的衣袖,用眼神示意他看看地面。
  我面前的贼人看向地面某处,一时错愕不已,方才的气焰一戳即破,像个干瘪的气球。
  我好奇地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是一根极细的麦秸。
  “到底是谁?”那贼人勉强稳了稳先前的世态,故作镇静道,“以一根麦秸击我刀的人定是高人!高人能否现身相见?”
  我暗自好笑,神仙哪会见这些凡夫俗子?果然门口一点声音也没有,根本不像有人。
  再次抬头,我傻眼了,一个风华绝代的倩影倚立门板,轻薄面纱遮了大半的脸,露出一双摄人心魂的美眸冷冷地睨着我们这儿。向屋内吹着的微风带起那墨黑如丝缎的发丝,显得整个人飘飘如仙人般与尘世格格不入。
  刚刚出手救我的就是眼前美如天仙的人?我不敢相信,看上去这般手无缚鸡之力。
  看来那些不谙世事的贼人也有同感,悉悉索索地低语:“就这样子还是高人?”
  “就是啊,看上去这样单薄,我们人多,不怕!!”
  “对!怎么能让这样男不男女不女的人从我们手上夺人?那以后我们青龙帮威严何在?”
  青龙帮?我暗自记下这个仇深似海的名字。
  我面前的贼人看似是头头,听手下这样说,顿感有了底气,不由挺挺胸问道:“你是要救人吗?我们若不让呢?”有些仗着人多抢势的感觉。
  一旁一位年纪稍长的男子轻轻附在那个头头耳边道:“和他挑衅使不得啊。方才他一直在外面我们都没发现,即便因那麦秸知道了他的存在,我们依旧感觉不到他的气息。即使警惕着,都不知他是如何出现在我们面前。可见此人内功深不见底,硬拼万万使不得。再者,这娃还小,定是不知那事,放了也无妨。”
  我面前的头头深思熟虑地点了点头,正要作揖道别,却让那神出鬼没的人抢了先机。
  “你们谁都别想走。”优美动听的嗓音隔着薄薄的面纱传出来,别有道不明的韵味。本来在场的所有人因此而失神了,却在理解话意后,僵了表情。
  “公子此话何意?”那位长者谦逊地问道。
  “表面意思。”那像仙人般脱俗的男子说着慢慢向我走来。
  “你是要杀我们吗?!”有些人急着问道。
  那人不答,仿佛根本不当那些人存在,只是站着从高处冷冷看着缩着坐在地上的我,毫无感情地问了声:“想报仇吗?”
  我胆颤心惊地抬起头,凝视着高高在上的人许久,坚定不移道:“想!”不知为什么,我知道他一定可以做到。
  听了我这样说,那群贼人都慌着往门口逃窜。我有些犯急地盯着他们。
  那人见状,只是轻轻发出一声笑,扬起手臂优雅地一甩袖子,便将那些逃窜的人尽数钉在地上,动弹不得。
  他又问我:“我帮你报仇,你可愿意跟着我?”
  我看着那墨绿瞳孔中印出的狼狈的自己,毫不犹疑地点点头:“好。”只要报了仇,何去何从又有什么关系?
  那人又是轻轻一笑,蹲下身抓起一把因他们翻箱倒柜而散落在地上的米,轻轻握入手中。
  “我们是青龙帮的!在江湖上混,好歹也要给个面子!!”那头头仿佛在做垂死挣扎。
  “即便是落樱宫的,我也不屑。”那人近乎讥讽地淡淡道。
  “落··落樱宫?”那头头面色顿时死白,有些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随后,我只听见一阵米粒和空气摩擦的声音,静默片刻后,接连倒地的巨响。
  我害怕地缩了缩,方才还活着的人,皆一招毙命,想到这儿,年幼的我,一时惊吓地抱住了头。
  “走吧。”没有安慰,那人只是用冰凉没有温度的声音说道。
  我害怕地不敢睁眼,生怕看到那遍地死尸。
  这时,他轻轻牵起我的手,淡淡道:“不怕,走吧。”
  仿佛那手心略微的温度有魔力般,我竟是安心地任由他牵着,默默跟在他旁边。
  “你叫什么?”
  “赤西··仁。”虽然只是很平淡的问话,但我依旧觉得他的声音如同天籁,“你··你是谁。”他毕竟是杀了那么多人的,而且眉头都没皱一下。虽然知道他是我的恩人,但我从心底有些怕他。
  “嗯,我叫梨。以后跟着我,你就叫我爹爹。”那人显然并不想告诉我他的全名。
  “你··”我忐忑地看了他几眼,“明明这么年轻··为什么要叫爹爹?”
  “你废话以后不要多说。”梨淡淡瞥了我一眼道。
  “那我们去哪?”我有些丧气地低下头。他看上去讨厌我,那为何要出手救我?一想到他这般冷淡,我心里没由来地很不好受。
  “跟着我就行了。”
  我不再说话。对于他,我就像个可有可无的东西,救我或许只是善心大发或是兴致突来。我想,无论他待我如何,他因我杀人是不争的事实,我答应跟随他,就一定要做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亡国之君 by 谁诺(上)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