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管家婆辉煌单机版教程

文案:
这是个关于某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提刑家的大少爷的故事。他的周身萦绕着月之光华,他的清冷胜过九天谪仙。男人、女人,爱他的人多,恨他的人更多——
微生煜:“朕是一国之君,想要什么得不到?而宋倾墨,朕现在只想要你。”
褚而:“宋倾墨,本将军军中这么多大好男儿,我偏偏看上了你,你说你准备怎么赔我吧?”
花惊鸿:“宋倾墨,你若是和本少爷在一起,就算是你想要整个西楚,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而他却永远保持沉默。
没有人能一直待在他的身边,没有人能永远留住他的目光。
世人都道宋家的大少爷前世欠下了桃花债,所以上天罚他此生伶仃孤苦,无人相爱,最后只能独自老去。
只有服侍他的几株药材们才知道他的心究竟在哪里:“大少爷!京城又死人啦!”

作者有话说:
1.因为某鱼非法医专业学生,所以文章中有BUG是肯定的,欢迎各位大大提出批评建议~~
2.如无意外,每天07:00准时更新(*^__^*)
3.本文慢热,但坑品有保证,请各位大大放心入坑O(∩_∩)O
4.求评论,求收藏(≧▽≦)/
 

 ☆、穿越这种狗血的事

  苍陵大陆东昀国提刑府有位大少爷。有一天,他死了。
  一向不喜欢与他人交谈的原祁殊睁开眼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感谢那个将他从解剖室带出来的人。但是不一会儿他就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好像有什么不对——首先,自己是在解剖室受的伤,所以应该是工伤。再者,虽然不想说人坏话,但是自己的确有一个很抠门很抠门的铁公鸡上司,所以将自己送往私人医院的这个事实是不可能的。何况哪个私人医院这么**会把自家的床折腾成这样啊……最重要的是再水的医院也不至于一点消毒水味儿都没有啊!
  “咯吱——”灵动的声音伴随惨烈的来自木门的呻*吟钻进原祁殊的耳朵:“大少爷,你醒了?!”
  原祁殊在本质上就是一个不喜欢理人的人——特别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于是原祁殊黑着脸,费力地将身子转向了面对墙的那面。
  动作费力反应迟钝……嗯,久睡不醒的正常反应。
  那灵动声音的主人似乎对这位大少爷散发出来的“不要靠近我我现在心情很差如果你真的要接近我的话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的气息见怪不怪,只是扯开了嗓子朝外喊:“大少爷醒过来了!大少爷醒过来了!”
  都说如果人失去一种感觉那其他的感觉就会变得更强,原祁殊现在是深深领悟到了这点。他只觉得自从那丫鬟朝外叫出这具身体张开眼睛这件事以后,一时间各处都是纷乱的脚步声,连地都好像开始抖了。
  原祁殊的脸愈发的黑了。自己的确是大少爷,但是他可不记得自己家里还有这么一套房产。而且看这床还有那些听到的声音——原祁殊的脸上黑得一点表情都没有。他只想知道,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喜欢玩死人骨头的原祁殊是一个法医。靠着那还算不错的脑袋瓜子,一路从(家庭)幼儿园过五关斩六将混到博士毕业(还顺便捞了个博士后的荣誉),并在他成人那一年以优异的成绩博士毕业,之后顺利进入了B市公安局担任法医一职。在其后的3年间他破案无数,在他手下经历刀光剑影的人体更是数不胜数——然后,他打败一众前辈得到了首席法医的位置。最后,他死在了自己的手术刀里。
  怎么把手术刀划到自己脖子上的原祁殊都已经不记得了,关于自己丧失临死前记忆的这件事原某人觉得学术上的解释是短时间的大量失血导致大脑供氧量不足从而影响了记忆功能的正常运作,但原祁殊就是觉得他之所以不记得是因为那时候的他心里只有对死亡的恐惧了,哪里还有空来回想自己是怎么把手术刀搁自己脖子上的呢?
  不过这也他这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没有尸体可以划的人也会怕死啊,看来怕死真的是人的本性,谁都逃不过的。
  那么,自己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呢?自己不是这家的大少爷,他们却把自己认作那个人;还有这个房间里古色古香的装饰——自己是回到哪个古时候的朝代了吗?怎么回来的?死亡造成的脑电波脱离,进入传说中的空间夹缝了吗?
  “墨儿,墨儿……”
  想着自己的事都想睡着了的原祁殊在声声的呼唤中醒来。
  原祁殊还想再眯一会儿,便费力的抬了抬手,在空中挥了挥,示意自己没事,也代表“你快点走我不欢迎你”的意思。
  谁知自己的手还没收回就被某人抓住,那人还用力握了握:“墨儿,娘在这里,娘在这里。墨儿……墨儿?你还好吧?”
  原祁殊挣开那只手,再费力翻身,一边在心中想着这睡醒后虚软乏力的症状怎么还没好,一边冷冷的开口:“谢谢你的关心,我很好。所以你大可不必哭得这么肝肠寸断,也不用喊的这么愁肠百结……我想我还没有睡到需要招魂的地步。”
  眼前坐在床边的美人愣了愣,讪讪地放开了手。倒是他旁边站着的帅哥开口了:“墨儿你怎么跟你娘说话的?一点规矩都没有了吗?”
  原祁殊又不是被吓大的,大嗓门什么的完全对他没有攻击力:“这位先生,虽然我常常被人说不懂人情世故,但是我的礼仪还是学的很好的。”
  帅哥冷着脸加大嗓门:“墨儿!”
  原祁殊直接忽略:“……”
  那美人赶紧按住原祁殊放在身侧的手:“墨儿你不要跟你爹置气,他也很担心你的……”又拉拉帅哥的手:“老爷……你看在墨儿刚刚经历了那种事的份上……而且墨儿他……诶?!美人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奇地道:“墨儿你不痴了?!”
  虽然原祁殊一向是冷心冷情不理会他人说什么的,但是五脏庙还是得祭的:“谁说我不吃了?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想吃紫薯糯米粥……一碟鼎湖上素,再加一份枣泥糕。”
  美人的泪水止都止不住:“墨儿,娘就知道你总有一天会、会好的……老爷,你看,墨儿好了……”
  原祁殊冷冷地说:“这位女士,科学证明人类成年雄性的含水量平均为60%,而成年雌性因为体内脂肪较多的原因含水量只有50%,所以男人才是水做的骨肉。”
  ——其实原祁殊的意思就是人整桶水的都还没有放水的打算呢你一个半桶水的哭什么啊哭?
  原祁殊觉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他一直都是不喜欢说话的人啊(因为一说话就特别伤人吧)——好吧,姑且就把这当做是脑电波和新身体的不同调吧!于是原祁殊继续没有一点表情地用一点起伏也没有的音调碎碎念着:“……按照做人的基本礼仪和人类正常反应,我想我现在应该做出的反应应该是安慰你逗你开心以控制你泪液的流出,不过我觉得就算你哭到脱水我也不会做出什么能让你止住哭泣的行为,所以你可不可以在哭泣之中抽出一点时间告诉我你们家的开饭时间?”
  美人立即拭去脸上的泪水,顷刻间便言笑晏晏:“墨儿你想吃什么,娘马上叫人给你做……”
  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美人一笑却只让原祁殊抬了抬眼皮:“不知是我臆想还是你记性不好不过我觉得肯定是你的问题——我记得我刚刚已经说过了。”
  美人完全忽略原祁殊那不敬的语气:“兰姨!”
  几步开外站着的一个中年妇女上前一步,弯身:“奴婢在。”
  “快、快去给墨儿准备他想吃的膳食!”
  “是。”
  一旁的帅哥绷着脸:“看来痴倒是不痴了,就是这礼仪还得从新开始学才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明星同人]梨花落无声 by 茶说(上)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