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四不像是那个上古神兽

文案
 想不到自己被炸  弹炸的粉碎还能有机会活过来,果然是祸害贻千年吗?既然有机会活下去,钟亦文自然不会放弃。
 已经有个人高马大的魁梧夫郎,还有一个拖油瓶的三岁侄儿怎么破?外有不省心的小情郎,家有凶残的后奶奶,整一个找死的节奏!
 
文章又名《君亦何所求》。。。
 
本文雷点,看文请自带避雷针:
 1,坚持1V1,暂定有生子情节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亦文、秦非 ┃ 配角:钟青辰、陈一诺、秦九、陈氏、钟小柳等 ┃ 其它:

 ☆、第1章 诈尸(一)

小青山脚下的钟家村这几日发生了一件大事。对于少有什么大事发生的农家来说,这个事情很快就传遍了附近的大大小小几个村子。现在正是农忙过后的时间,地里也没有多少活要干,不少好事的人就干脆跑了一趟钟家村去看看事情的真假。
    “哎,张家么么,你也过来啦!”
    “是的,这么大的事,当然得去看看。李家夫郎,听说那个秀才公今天就要下葬了,真的假的啊?”
    “当然是真的,我二哥家的三舅公的外孙就是钟家村的。这事是钟家村的里正决定的,今日就下葬!”
    “不报官吗?就让那个秀才公的夫郎这么害人命,那还有得了。钟家村也太护短了吧,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要我说就得把那个杀千刀的夫郎抓起来偿命,谋害自己当家的,太吓人了!”
    “谁知道他们钟家村要怎么弄,反正今天这事处理不好,以后谁家还敢再和他们钟家村结亲?”
    “走走走!我们快点去看看!”
    小青山脚下,一条小河自山脚流出,弯弯绕绕穿过钟家村,汇入不远处的大河。这条大河到底通往哪里,这附近还真没人说得清楚。不过,这大河面上来来往往的船只确实不少。有人说这大河一直通往京都,却始终没人真正去做过考证。农家人大多安土重迁,宁愿一辈子土地里刨食,也不愿背井离乡。
    小青山脚下,小河上游钟家村的对岸就是钟家祖坟的所在地。
    今日通往钟家祖坟的小道上,一列熙熙攘攘送葬的人群显得格外的与众不同。除了几个抬着棺材的壮汉和一个领路安排的中年人,这队伍剩下的都是不到二十的少年和孩子。打头的明显一副孝子装扮的是一个两三岁左右的小子。小子虽然年纪小,却坚持一路自己走,偶尔走不稳,被身后半大的少年扶一把却也很快的站稳继续跟着。
    这也是这里农家的风俗,长者不送晚辈,从这送葬的队伍就可以看出,这死者的年纪应该不大。
    饶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钟亦文也被现在的诡异情况也吓了一大跳。按照先前灌入自己脑海里的常识,自己现在恐怕是刚刚借尸还魂,而且还是已经躺在棺材里,即将被下葬的那一位。自己这算是什么?可惜钟亦文还真的是没有接触过,这种情况在现代的非官方说法应该叫做穿越重生。
    现在钟亦文最头疼的问题是,自己要怎么从棺材里出来,会不会被人当成妖魔鬼怪烧死啊!怎么不早点醒过来?刚刚断气的时候多好,或者停灵的时候也行啊!不过,幸好不是已经被下葬之后,否则,他就真的要被当成妖魔鬼怪了。
    想不到自己被炸弹炸的粉碎还能有机会活过来,果然是祸害贻千年吗?既然有机会活命,钟亦文自然不会放弃。动了动手脚之后,钟亦文举起双臂,用力推开棺盖。该庆幸棺盖的重量很轻,而且还没有被钉上,所以钟亦文几乎没费什么气力就将棺盖推开,整个人露了出来。
    深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啊。
    等钟亦文从棺材内坐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四周送葬的人都是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几个大人还好一点,只是张大嘴巴,惊恐不已,那些年纪不大的小子们吓的是连连后退,有胆子小的,已经是尿了裤子。
    “诈尸啦!快跑!”
    送葬队伍中年纪最大的领头那位颤抖着声音叫了起来,叫完第一个撒腿就跑,跑得比兔子还快。
    有人带头,剩下的那些人也反应过来了,跟在后面就跑。那几个年长的汉子跑得是比小子们还要快。不过,也有汉子看到年纪太小的小子跑不快,抱着他们一起跑的。
    钟亦文有点汗,这些人居然就把自己这么扔在这里。
    “叔?”
    咦?还有没跑的?
    钟亦文起身一看,一个比棺材高不了多少的小子正双手扒在在棺材口,垫着脚只露出一双黑碌碌的大眼睛怯生生的看着自己。
    钟亦文立刻认出小子是谁,可不正是原身堂兄的遗腹子钟青辰。这孩子才两岁多,还是不太搞得清楚状况的年纪,难怪没跑,也没被那些人发现落下。
    “小辰!”
    “叔,你醒了?”钟青辰对于自己的堂叔突然疑似诈尸,真的是没有太大的认识,只是想着堂叔醒了,那堂么么应该可以回家了,“我们,接堂么么,回家!我几天,没看见,堂么么。叔,我错了,以后,不推你!”
    钟亦文想起原身是怎么死的就满头黑线,居然会被一个走路都不太稳当的两岁多的小子推了一下,直接撞在了桌角上一命呜呼!摸摸自己的后脑勺,钟亦文还有点疼痛的感觉。
    至于钟青辰所说的堂么么,应该就是钟亦文的夫郎秦非。在原身的记忆中,秦非就是一个人高马大的哥儿,个头和钟亦文差不多,身材却是比钟亦文还要魁梧,压根没有一点哥儿样子,甚至连面目都记不太清楚的人。两人成亲大半年居然一次都没有同房,陌生的比普通朋友还不如。
    这里不得不要说到原身钟亦文,原本也是一个富家公子,花花大少。刚满十五岁就在州府声名远播,更是有才子之名。长得更是比哥儿还要好,面如冠玉,俊秀无双,当年也算是州府的有名人物。可惜之后,钟亦文到了钟家村落户,还被退了亲,迫不得已娶了一个如此无颜的夫郎,以钟亦文的眼光,肯定是看不上秦非这样的哥儿的。所以,这门亲事结的真的是让人无语。
    至于这次钟亦文没了小命,在他看来也是钟亦文自己作的。钟亦文成亲之后,就和钟家村一个年轻貌美的哥儿钟小柳勾搭上了,虽然两人没什么实质性的突破。当然这钟亦文至今就还是童子鸡一个,花花大少什么的也只是表面上的。但是,钟小柳却坚持一定要做钟亦文的正夫郎,要求钟亦文休了秦非再娶。钟亦文虽然混账了一些,但也知道被休之后的哥儿肯定不会好过,就算是和离对人家哥儿也是一种伤害,加上其他一些事情,所以一直纠结着没有答应。前几日,钟家村突然有传闻秦非成婚大半年还是处子之身,肩上的红痣还在,这事让钟亦文颜面全失。所有的事实都指明是秦非传出来的这话。钟亦文直接回家取了家法收拾秦非,却没想到在抽打秦非的时候被钟青辰看见。自打来到钟家村之后就是有秦非照顾的钟青辰,当然不能看着秦非被打,就冲上去推了钟亦文一把,当然也可以说是绊倒了钟亦文,结果原身就倒霉的刚好磕在了桌角,没撑到大夫过来就没了气息。
    “小辰,你堂么么去哪了?”钟亦文有点奇怪,怎么说秦非这个夫郎也得来送葬吧!秦非不像那种不愿送当家的入葬的人啊!
    以钟亦文见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情况来看,那什么两夫夫未同房的事情肯定不会是秦非说出来的。原身脑子不清楚,错把食人花当小白莲,那钟小柳的心眼可多着呢!传出来这事的不是钟小柳就是和他相关的人,就原身和钟小柳你侬我侬的样子,原身指不定什么时候口误说过这事,结果被有心人记着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提刑家的大少爷 by 属猫的鱼(上)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