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万众福资料大全报码

“我迷路了。”糯糯的说道,低着头戳着手指。
汗颜!“本王送你回家。”
“你是真心还是假心?”
“当然是真心。”本王会说实话吗?
相遇便是一种不能幸免,好心坏心不分。

“慕容策,你混蛋!”
“谁让你不听话。”
“王爷,公子把那四人给杀了。”
王爷无奈。
纵容是毒酒,无可避免的错误。

“为何不早早写休书?”
“痴心妄想就是痴心妄想。”
王妃一心痴恋终是被负了,只为一人。

“他明明是祸害,为什么要留在府里?”
“他既是喜欢,朕给他便是。反正他不会是储君。”
“孽子,丢祖宗的脸啊!”
“那叫长得魅惑众生。”
流言蜚语满城,处处容不得他。

“我喜欢你,可你的江山容不下我。”
“无权无势只得被人欺负,你明白吗?你不明白。”
“你杀了我啊!你杀啊!为了权势地位你有什么舍得不得的。我恨你,这一辈子。”
“你什么都不明白。愚蠢的东西。”
结局是注定的事情,无法避免的选择。

“你才是她的孩子。”
一己之心,害死多少人?
“他不过是野·种”
他从出生便被人诅咒着。
“你真香!”
他从出生便携带一身桃花香,注定是一局桃花劫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容策、玉清风 ┃ 配角:夜凌郗、慕容央昊 ┃ 其它:恭苏

第一书:王府藏娇
      第1章 进宫
引子:
平生不入相思,才入相思。入了相思,才觉相思。恨也罢、爱也罢、愁也罢、情也罢,真假对错也罢,不过一场雾里赏花、水里捞月罢了。终是信与不信、舍与不舍、爱与不爱的较量、抉择

寒冬刚过,天气却依旧未转,锦城内在外游晃之人甚少。却那知城外已是一片初春风光。
东面大街的一座府邸穆然的落座在那,佳木匾额上凸然的刻着“玉府”两字,没有朱砂镶边,没有金笔勾勒,简简单单不是很奢华也无体现主人身份之象。两个穿着灰衣的仆人恭敬的站着,似乎要守护着这城府,却奈不过有些寒冷站在那打颤没有半点严肃之情。
在两个月前府中的大小姐进宫为妃,满府的喜气如今也被寒冬给淹没了下去,而故事也便从这场婚事开始,糊里糊涂的开始。
小院之中,芳草婷婷,花树满园,春,色无限,却是寂静的没有半点声音。
“二公子,夫人来了。”一位大约十五六岁的女孩子突从书房门外走进来,带着一身寒气,脸上却是一片如若春风的笑,与这二月末的天气形成了反差。
视线落到笔墨书宣皆有的书桌旁,一位淡青色素衫的公子静静端斜坐在那处,撑着头在书桌前打盹,至于那书却成了敷衍。忽闻那丫头的声音连忙动动身子端端坐着,匆匆拿起桌沿的书挡住了脸,遮去了隐约的倦意,却不知书已经是倒了。那人道“知道了。”声若空谷之音,柔而不腻,落入心中舒心如春日之阳,却带着几分冷清。
那女孩便是这位男子的丫鬟浣烛,亭亭玉立,纤手柳腰。她从两月前才伺候这位公子却也是忠心不二。浣烛笑道“二公子,那浣烛先退下了。”面上的笑意掩饰不了那孩子一般的稚气,看着舒服。
“去吧!”男子依旧未放下手中之书,似是留恋书中一字。对事无心无情,冷淡无奇。
浣烛含笑行礼离开。
待浣烛离开,男子才缓缓放下手中之书,平静的黑眸看着浣烛刚刚站过的地方,略有所思。回来两月见面也是屈指可数,今日,怎的如此好心?还亲自前来?
视线不慎落到书上,脸上浮出一抹嘲笑,伸手将书摆正。这书怎么颠倒了?唉!
“风儿。”不见其人倒先闻其声。
男子起身离开书桌,嘴角微微上扬行至圆桌旁。不喜欢何必叫得这般亲密,倒是显得虚假许多。
见夫人颖娥进来,男子含笑行礼,道“二娘。”
来人正是府中的正房夫人,颖娥。不愧是大夫人,虽已是年中却还是可见当初的倾城之容,衣着一件深蓝素袍,没有浓妆,从头到脚皆是简单。不过这些却难以掩饰她身上的端庄以及高雅,男子眼底有一抹苦笑,却不知为何?
“风儿,怎的还在看书?”颖娥行至桌旁看了一眼里面的书桌,上面的书看的清清楚楚,都是一些小孩读的《論語》。缓慢坐下,才示意男子坐下。
男子淡淡一笑,方才坐下。一边给颖娥倒茶一边说“闲来无事便寻书看看。”这玉府他可没什么心事去看,出门干嘛?看到那些人就觉得烦,厌恶得很,跟着夫人一样讨厌。还不如待在这里打盹看书,清闲的很。
颖娥道“闲来无事便把你的武功练练。”
男子默默一笑,道“二娘难道不知清风的武功与没有一样吗?”
颖娥看了看男子,脸上流露出似是打量的神色,道“这不是为你好吗?”
男子似乎不觉得如此但是也不好反对,只得笑笑,道“不知二娘所来何事?”
颖娥这次才记起自己来此的目的,说“你姐姐清城想见你,让你去宫里一趟。”
男子似乎略有惊讶之色,片刻归于淡然,问道“何时进宫?”
颖娥没想到他会答应的这么快,略有惊讶。缓慢端起茶杯一边探视男子,似乎对男子有所怀疑。轻抿一口才放下茶杯。缓缓道“明日同你父亲一同进宫,清城会让流烛在东门接应你。”
男子笑笑,道“好。”对于刚刚颖娥刚刚的质疑男子似乎很不在意,也许是习惯了便觉无所谓。
经过细细观察,颖娥看不出对方脸上有什么戏言,觉得在此也没事,便打算离开。道“那你明日早早的。”
“是。”
“你多练练武功,我先走了。一些账务需要查查。”颖娥起身说道。
男子起身道别,一脸恭敬。
看着颖娥离开,男子紧紧看着那道消瘦的背影,似相似似陌生。想想在蘭偌山的日子是何其的安然,即便不似玉府的锦华,什么事都不用自己动手,可是,蘭偌山却多了许多的自由。不用那么虚假的活着,不用看谁的脸色。
现在,这里跟囚笼一样。


第二日清晨,一辆马车停在了玉府外,四个随从恭恭敬敬的站在那等候主人。
“老爷,下朝便早点归家。”大门前随着声音出现了三个人,说话者自是昨日的颖娥。
玉连觉朗朗一笑道“夫人每日都是此句,老夫怎敢不归。”
一旁的男子静静的看着听着,也不多言,也不看谁。你倒是快活,整日得意忘形,肮脏的双手。
颖娥默默一笑,道“知道便好。”
玉连觉摆摆手,示意颖娥进去。颖娥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去,似乎对身边的人毫无视觉。
玉连觉看看身边淡漠的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便朝着马车行去。男子淡漠的跟去,也没打算上车,恰如玉莲觉9也没打算让他上车。
一路的人静静的走着,谁也不开口说话。
男子陪在马车的左旁,双手负背,面色沉静丝毫不见不悦之色。
“清风,你在跟我和你二娘生气?”不知行了多久的路程,车里的玉连觉主动说话了。这回来两个月见面不说话,要么就是说话阴阳怪气,实在是气人。好言相说却得一个冷清。
男子淡淡一笑,似乎不在乎,道“清风怎敢?”
“你在蘭偌山待了16年,如今你姐姐被当今圣上亲自封为玉妃。接你回来看看又是怎的如此给我和你二娘使脸色?”车里的玉连觉似乎很生气,说话的语气已不是那么平静。这事情本就该如此做,离开16年,回来一次不见高兴却是这般。
玉清风摇摇头,笑的很无奈,道“清风不敢”。你们与我没有半点关系,我何必笑脸看你们?
“你句句不敢,可我却看不出半点你有半点不敢之意。”如果不是隔着马车,也许玉连觉会愤然的给这个儿子几巴掌。上一句不敢,这一句不敢,那么,和自己使脸色的人是何人?又何见不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成化十四年 by 梦溪石(三)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