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香港四不像2018年93期

 ☆、第九十四章 两个莫寒池 (三)

  长白天池城,论剑大会广场内,胜负已经可分,扮成莫寒池的洛溪,刚刚不久中断了与流月的联系。
  深知莫寒池已经离开了这里,如果再不动手,就要有人看穿2他的身份了。到时候便是寸步难行。
  他侧目微微看了一眼高处端坐之人,妖皇与花王早已不见了踪影。
  这个机会洛溪等了整整二十多年,拼命的苦修为的就是这么一天。
  即使镇定一向如洛溪这般,眼见大仇即将得的时候,也不由的手臂微微的轻颤。 他按住那只微微颤抖的手臂,终于将视线移回了眼前。
  爹娘,我洛家满门的血海深仇,今日终于可以报了。若洛家列祖列宗泉下有知,保佑孩儿。他心底默念。
  用着莫寒池的样子,抬头看向天际。眼底万年冰封的深潭终于有了一丝丝的松动。
  压着慕容泽的大手幻影撤去,慕容泽突然起身,一剑刺了出去,挡住了寒惊黥的探究的视线。慕容泽却霎时全身僵住。
  只见,一道血光闪现,偌大的黑雾从莫寒池身侧冲天而起,直冲云霄。遮天蔽日。
  黑雾之中,有道身影,漆黑无比,只露出一双血红色的目子,杀意冲天。
  身后突然惊起无数惊叫之声。无数法宝纷纷被祭出。五光十色,向着黑雾之中修魔者攻击而去。
  然而在黑雾之中法宝光亮却犹若飞萤烛火,完全无法撼动这冲天的魔气。
  “好强大的魔气,大家别离开,柳师弟你守护好师弟师妹们,我去中间找找莫师弟。”林逸阳祭出法宝将周身昆仑弟子尽数纳入保护圈之中。
  柳云踪凝眉看向远处说道。“这等魔气,至少是四大天王的魔气,你前去只有送死的份。这根本就是是修魔者刺杀圣君之举。”
  叶青青脸色发白,不由的往巨大圆形广场的中心比武台子看去。那里已经被这黑雾森森包围起来。以她的修为早已经看不清楚。
  黑雾之中的黑影释放着骇人的威压。血红的冷刃泛着寒芒从黑色浓郁犹若实质的魔雾之中慕然冲出。
  带着冲天杀意血海深仇,一双血红色的目子夹杂着雷霆万钧之势向坐着得寒惊黥冲去。
  那一日,洛家血海深仇,突然之间历历在目,不愿散去久久萦绕在眼前。烈火灼灼,一片血海。
  “少爷,快·······跑·····”
  “洛儿不怕,有爹爹在呢。”
  “洛儿,哥哥出去看看,你千万不要出来。”
  洛溪双目通红,天目大开,周身魔气更胜,阴风呼号,鬼泣不绝手中的修罗血刃握的更紧了几分,几乎要嵌进血肉之中。
  人群之中早已经安插好的魔将,也猛然窜出,顿时一片剑影血光,惨叫声不绝。 修为高绝之徒,已经是自顾不暇,哪里还有分神去相助圣君的能力。
  天空之中闷雷滚滚,血雾渐渐弥漫。与黑色的魔气纠缠在一起,原本天都仙门,此刻竟然犹若地狱鬼蜮
  哀嚎,惨叫声不绝,刀光剑影。
  然而,魔气最盛之处中心,却慕然静的离奇。
  “洛-----溪-------”一道熟悉无比的声音响起,带着的遗憾一般,低吟而出。在静蔼的空间之中显得格外清晰无比。
  洛溪手中血红色的长剑一顿,浓重的魔气骤然一滞。
  凝立在寒惊黥面前,无法在移动一下,激流涌出的真元,突然收回,反噬自身,胸腔之中气血翻涌。
  寒惊黥衣袖一挥,显露出莫寒池面容来。
  也就在此时,莫寒池全身白色剑芒突然暴涨。
  戮仙剑抬起,刺出。刺目的红点,溅到了琥珀色的眼目上。霎时间天地都变成红色。
  莫寒池说道。“你不能杀寒惊黥,天下会变,战乱会再起。”冷静的语调,冷进了心底深处,渐渐蔓延至全身。
  洛溪一时没有站稳,堪堪向后退了小半步。
  他不敢置信,死死盯着□□心脏处得戮仙剑,任血流在冰雕成的台子上,却抵不住心跳之中的剧痛。一跳一跳,好像要跳出这个胸腔,却被这把剑死死的定在了身体之中。
  “啊!!!!!!!!”谁知,洛溪突然仰头长啸。犹如濒临死亡的野兽般。运起全身真元将莫寒池震开。
  震力巨大,轰塌了原本的高台,而戮仙剑却又深入了几寸。
  莫寒池被震飞出去,身体陷进碎石之中,全身剧痛不已。他刚要开口,却发现全身都动弹不得,他抬头。洛溪隔空伸出一只手,将他定在了原地。
  阴霾的神色掩藏在额前的碎发之中,洛溪抬头,看向他的眼神骤然变得冰冷异常。
  莫寒池垂下头去,不再看他。
  “寒池。”飘渺的声音自远处传来,琢磨不定的语调。隐隐的压抑着。2
  洛溪挺拔的身躯挺立在半空之中,红目消失,原本总是深潭似地眼,掩藏不住的绝望。心脏之间还插着那把吞吐着火蛇的戮仙剑。
  然而就在此刻,天外霎时雷鸣涌动,电蛇在阴沉的乌云之中乱窜。寒惊黥的声音陡然从乌云之中传来,震慑众人。
  “今日必将替天行道,诛杀魔尊。”
  莫寒池听到高空之中传来的沉重的声音,脸色骤然巨变。他看向风月。却只见风月高高立在破碎的高台上,身上白衣被烈风刮得铮铮作响。
  带着些愧疚的神情望着他。
  莫寒池突然明白,风月还是将他的布局告诉了寒惊黥。末了,未发一语,脸色已近绝望。
  洛溪听到声音,对着莫寒池说道。“你好,你很好。” 左手用力,握住了戮仙剑,将戮仙剑拔了出来。扔在了地上。鲜血浸湿了黑衣。
  人群之中,窜出数人,再次黑光冲天,引发的阴风阵阵。几人默念法诀,血红色的元阵陡然张开。越来越大,往洛溪身边汇集。所经之处,仙门弟子诸多所伤,修为低等的几尽丧命。
  风月眼见仙门弟子被屠杀,不由的大喝一声,眉目之间金色的天女之印流光溢彩。大圣遗音出现于手中,凄厉的音调陡然以风月为中心扩散开来。
  所到之处,气浪翻涌。
  坚固的冰雕广场围墙,以及地面,犹若皲裂的皮肤,碎成一块一块得。
  更有细小的冰块震出地面,随着音调向外卷去,越卷越大,化成白色的冰浪。击打在巨大圆形广场四周。发出轰然一响,使地面裂开了更大的沟壑。
  人群之中魔修者霎时之间气血翻涌,真元倒行逆施,魔气被镇住。仙门弟子一看,形势霎时间逆转。纷纷杀向修魔者。
  洛溪环视一周,嘴角轻撤,笑的风华绝代。他收了修罗血刃。纵身冲向高空,冷冷看了一眼风月。手中默念法诀。天空之中乌云霎时凝聚于其头顶,急速旋转形成巨大漩涡。
  全身黑**气凝聚,越聚越粗,仿佛一条在云层之中翻腾不断的黑色蛟龙。而洛溪正立在这黑**气蛟龙之上,血红色的天目缓缓张开。
  卡一声轻响,覆盖整个广场大小的圆形图阵陡然张开。遮天蔽日。
  洛溪摊开手,向下一挥。
  巨大的黑光冲向整个圆形广场。五彩十色的法宝,一遇黑光霎时间光华暗淡**于地面。
  仙门弟子哀嚎遍野,血雾又起。
  寒惊黥化成一道金光骤然窜进黑光之中,唤出辟沌。辟沌光芒炽盛,却与黑光也只能分庭抗礼。将万里天空分成黑与白的分明境界。
  “我本不欲多造杀孽。”洛溪对着寒惊黥说道。“本只想杀你,为洛家报仇。可是,你却让这么多人做了你的替死鬼。”
  “可是我却不得不送你一份大礼,这礼其实应该算是莫道友送你的。”催动真元,心中暗惊短短十年竟然修到如此地步。
  “风月”寒惊黥嘴角荡开微笑。
  风月听到寒惊黥一语,眉间印记隐隐金光转白,竟好似变换了形态。
  “开。”他朗声仰天一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冲喜 by 商锦书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