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新版跑狗图19期

文案
凌楚跪在地上,冰冷的雨水浸透了全身
你不过是一个下人,你凭什么要我留下你的孩子,他不过是一个不该存在的孽种。
凌楚,你回来,我答应留下你的孩子。冰灿抚上微凸的腹部

搜索关键字:主角:冰灿凌楚 ┃ 配角:莫萧陆源溪容玥洛芷凝陈缘林音 ┃ 其它:小包子


  ☆、第 1 章

  第一章
  夜凉如水,皎洁的月光散发着淡淡的柔和的光芒,山庄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微风吹拂着杨柳的枝条,花香悠长而飘远。
  一个面容清秀的蓝衣人,执着的站在窗边,望着一片漆黑的深夜,微风轻拂他额间的几许秀发,他面色略有些焦急,转身摸了摸桌上的茶杯,已经有些冷了。他推开门,黑色的秀发与夜色融为一体,他担忧的看向远处,寒风吹拂着他的衣诀,身体已经渐渐麻木了。许久,那个期待中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他失落的低下了头,仍没有挪动脚步。
  “凌楚,你怎么在这里站着?”一个年轻人从远处走来,虽面容俊秀,眉宇间有一丝冷傲。他看着凌楚单薄的身影,在寒风中略有些颤抖,眉头微皱,这么晚了他不回房休息,站在这里做什么。
  “庄主,您回来了。”凌楚暗淡的眼眸中有了一丝神采,向冰灿匆匆走过去,手刚要触碰到他的袖子,却尴尬的放下了,他记得庄主不喜欢别人碰他的手。
  凌楚走进屋中又点了两根蜡烛,原本暗淡的房间充斥着明亮与温暖。冰灿未看到凌楚关切的眼神,径自坐在椅子上,拿起桌上的一本账本翻看。
  “庄主夜色冷寒气重,喝杯茶暖暖身子吧。”凌楚为冰灿倒了一杯热茶,生怕他在寒冷中走了这么久,身体会受凉。
  冰灿点了点头,视线并未离开账本,他拿起朱笔在上面批注了几笔。茶杯缓缓冒着热气,散发着幽幽的茶香。
  “庄主,您先喝茶,不然一会茶冷了对胃不好。”凌楚将茶杯放在冰灿面前,想拿走他手中的账本,但看他冷峻的面容,抬起的手又缓缓放下了。
  “你放那吧。”冰灿的绣眉微皱,朱笔在账本上重重的落了一笔。
  昏黄的烛光下,冰灿的面容分外白皙,凌楚咬了咬下唇,冰灿最近日益操劳,倘若身体再受寒,恐怕会熬不住的,他用手轻轻推了一下账本,“庄主,您。”
  “你下去吧。”冰灿不悦的说,手中的账本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他不知道凌楚最近怎么变得这么啰嗦了,原本平静的心情有一些烦躁,语气不由得差了许多。
  凌楚的眼神黯淡了下去,心有些酸楚,刚想张开口但缓缓闭上,低下头转身离开了。他推开门,一阵冷风涌入脖颈,他不顾肌肤的刺痛,勇敢的踏入黑夜。
  他握住了自己冰冷的双手,原来冰灿已经讨厌他了,凌楚回头望了一眼温暖而明亮的房间,生怕冰灿受凉,关上了门。
  “凌楚。”冰灿看见凌楚眼中的伤意有些不忍,开口唤了一句。
  马上合上的门立刻张开了,凌楚以为冰灿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走上前,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冰灿“庄主,您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凌楚?”
  “夜深了,你回去休息吧,晚上多加一床被子,小心受凉。”冰灿的语气温柔了下来,他看着凌楚单薄的衣裳,叹了口气,将一件外衣递给凌楚,平时他很唠叨,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
  “谢谢庄主。”凌楚接过外衣抱在怀中,却不舍得穿上。他看见冰灿柔意的眼神,心里十分感动,宛若寒星般的眼神多了一层水雾。
  冰灿眼中的柔意一闪而过,低下头继续用朱笔批注账本。凌楚轻轻推开门,迅速消失在黑夜中了,呼啸的寒风似乎也不那么冷了,他的手有了一丝温度,原来他多年的付出是没有白费的,冰灿总会有感动的那一天。
  “谁?”一个英俊高大的男子看见黑夜中一个身影,抬手便用一块墨玉飞蝗石击中了。
  凌楚单手捂住肩膀从黑暗中缓缓走出来了,“谢堂主。”凌楚看见男子的面容,疼痛的伤口愈演愈烈,他微微抚了一下额头,行了一个礼。
  “天太黑了,我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还以为是贼那,原来是你呀,你不介意吧。”谢风的话语中有些讽刺,他一直见凌楚天天在庄主面前献殷勤的样子很不爽,今天有这样一个好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了。
  “没有,凌楚怎么会放在心上。”凌楚强忍着肩膀的疼痛,他的笑容很是勉强。虽然凌楚知道谢风多半是故意的,但他就是一个小厮,也不能做什么,只有忍受而已。他有一些寒冷,怀中的衣服抱的更紧了。
  “你这是去做什么,为庄主清洗外衣吗?”谢风冰冷的看着凌楚,他真的以为自己做了几年的小厮庄主给了他点好脸色就可以高攀了吗,哼,庄主怎么会看上他那,不过是一个卑微的奴仆而已。谢风越看凌楚怀中的那件白衣,越是不爽,心中有种火气向外涌。
  “凌楚还有事先离开了,请谢堂主见谅。”凌楚看见谢风逐渐黑下来的脸色,有种不好的预感,赶紧加快步伐溜走了。
  谢风握紧了双拳,愤愤的放下了,他怎么会跟一个小厮争宠那。这是在风寒山庄,即使谢风再恨凌楚,他也不能做什么,顶多惩罚惩罚凌楚,手上的力道也不敢加大,毕竟那二十鞭的滋味,他不想再尝试了。
  冰灿放下了手中的账本,他抬头看了看黑暗的夜空,一轮皎洁的圆月,柔和的月光笼罩着山庄,他品了一口香茗,虽有些冷了,但幽幽的醇香依旧未散去,他烦闷的心情渐渐平和了。
  冰灿重新拿起了扔在一边的账本,看见上面错乱的账目,他刚平缓的心情又被打乱了。
  凌楚紧咬下唇,坚持着酸痛的肩膀用力端着木盆,轻轻敲了敲门,生怕打扰到冰灿,但夜凉,温水很快就会冷了。
  “谁?”冰灿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怒意,他刚落下的笔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
  凌楚实在坚持不住了,无耐顶着冰灿寒意的目光进来了,他知道冰灿最讨厌别人打扰他,但凌楚不想自己辛辛苦苦端来的一盆水全倒在地上,只好擅自闯入了。
  “你怎么又来了。”冰灿的眉头紧锁,他总觉得凌楚最近和以前有些不同,似乎更加啰嗦了。换做以往他可能仅仅只是有些不悦而已,但现在他看了错乱的的账本后更是添了不少怒意。
  “庄主,天色不早了,您也累了一天了,我打了一盆热水为您洗洗脚吧,这样也能缓解疲惫。”凌楚低着头没有看见冰灿满含怒气的脸色,不等他说话便上前去脱他的靴子。
  凌楚小时候家里穷被爹娘抛弃,流浪街头食不果腹衣不遮体,受尽了苦头,后被老庄主看见又念他身世凄苦就带入庄中做了冰灿的书童,那时他刚到府中备受老庄主的照顾,引来很多人的嫉妒,因此吃了不少苦。凌楚曾想过放弃,但他和冰灿的朝夕相处,天天看着冰灿读书写字,那个念头渐渐淡忘了,小时候的磨难他已经经受过了,又怎么会连这点苦都吃不了那。后来老庄主去云游,冰灿接任了庄主,他们相处的时候就更少了,凌楚照顾冰灿已经形成了自然,根本不需要他再吩咐了。
  “你回去吧,有什么事,我会吩咐小厮去做。”冰灿有些愕然,他没想到凌楚回来就为了打一盆热水,倘若他需要的话,他自然会吩咐下人去做的,根本无需凌楚再跑一趟。
  凌楚摇摇头,他不想让别人服侍冰灿,那些小厮哪有他的心细致。
  “庄主,烫吗?”凌楚试了试水温略有些热,他抚着冰灿的脚缓缓浸入水中,认真的按摩着每一个穴位。肩膀的伤痕又在隐隐作痛了,他极力忍住,低下头生怕冰灿发现任何异样,额头的一滴汗珠淌了下来,凌楚伸手拭去,额间都是水渍。
  冰灿感觉有一丝舒缓,心中的烦闷渐渐褪去了,他放下账本,隐约见凌楚的左肩略有点怪异,轻轻用手碰了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天命之女 by 关耳王策(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