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四不像特肖图打数字

【内容概要】

柳村有个棺材李,出了名的小气抠门没人品 
不过棺材李打的棺材质好料足够大气
搞得人人都把棺材李打造的棺材当做天灾人祸、生老病死、尸骨未寒者必备之物,躺躺更健康。
其实棺材李有个挺风雅的名字,李清渺,意境足诗意够
偏偏坏就坏在他们李家世世代代都是打棺材的
从他爷爷那辈儿起就被称为棺材李
老爷子过世之后他爹又接下了这个名号,也成了棺材李
等到他爹一命归西之后,这个烫手山芋似地名号就咣当一下砸在了他头上 
如果将来不幸他再生个儿子,估计他们家还得把这名号延续下去
所以他就想着讨了媳妇儿之后生个女儿,至少将来嫁给卖豆腐的也能摆脱这个名号改叫豆腐西施,再不济成个烧饼娘也不错,怎么的也比棺材李来得响亮啊 
不过计划总归赶不上变化,人果然不能太懒惰,一旦好逸恶劳麻烦事情就从天而降了
他不过半个月没接活计就有人砸了他家的门掀了他家的屋顶
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来太岁头上动土?小心他少给他们家棺材上道漆,死都不让人睡舒心了
可是仔细这么一打量吧,哟嚯,这闯入者居然不是人。。。。。。

第一章

  李清渺踏着月色脚步蹒跚的往家走,手里一壶温热的小酒已经喝空了,就是舍不得扔,酒瓶子拿在手里直晃荡。
  除了打棺材之外他就好点杯中物,半把个月去村口小酒馆小酌一次已经是常态,今晚也不例外。收了邻村张老爷家的酬金之后他就上酒馆泡着了,跟小二闲聊两句就着点茴香猪耳朵就多喝了两口,感觉有那么点微醺的意思就很爽快的付了帐打道回府,酒馆里的小二哥还多切了半块猪耳朵让他路上吃。他好酒,但是不滥酒。
  柳村其实不小,不过碍于他们家从事的这么个阴森行当,所以从他爷爷那辈儿起就住在最偏僻的山脚底下,周围别说邻居了,连阿猫阿狗都不敢从他家门前过,整个被孤立在了村子的最角落里自生自灭。不过李清渺挺悠闲惬意,没邻居也好,省的家长里短狗吠人杂的闹心,可是眼瞅着他都二十好几快三十而立的人了,家里还没有个知冷知热的人,有时想想也不免有些寂寞。
  比起父辈他们勤快踏实的老实人性子,李清渺就像是老黄牛家生出的一只铁公鸡,平日里懒懒散散,活计上门也要看心情看银子才考虑接不接,还抠门的一钱银子都恨不得掰成八瓣来花。
  他爹刚去世头两年还有媒婆上门给他说亲,虽说李家是个阴门□,可是李家铺子打棺材的手艺远近驰名,只要勤快些日子肯定过得不赖,要是能拉上媒牵上线,酬金总归少不了的,所以媒婆就打上了花花心思上李家来说亲了。
  原本李清渺一听那媒人口喷唾沫夸夸其谈的把别人家大闺女形容的跟天仙似地,也不免就有点心潮澎湃,可是还没等他动心思,就看到那媒婆右手掌心一翻,谄媚眼神一使,明显就是为了让他多给几两媒人银子而来,他就二话不说把人给撵了出去,气得那媒姑子小脚一跺就再不愿来了。这之后李清渺的小气抠门经过媒人那三寸不烂之舌一宣扬,再没有谁家敢把清白姑娘往这块阴森地方放了,天长日久下来,棺材铺自然门可罗雀。
  要说李清渺打棺材的手艺那是青出于蓝的,虽说人品不怎么样,没什么人乐意跟他结交,可是谁叫周围这十里八村就他们独一家的棺材铺呢?谁家有人过世了都得上他这儿买口薄棺下葬,所以就算李清渺再懒也从来没有饿过肚皮,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吃不上龙肉喝点小酒那还是有富余的。
  不过李清渺虽然小气,可是从来不会仗着独门独户就漫天要价,给多少银子就做多少钱的货,绝不昧着良心以次充好,棺材板子骨灰匣子都是一顶一的好木料,光是上面那雕花的瑞兽祥云都精致大气破费工夫。
  李清渺醉眼迷茫的走到家门口,跌跌撞撞的推开大门,鞋不脱衣不换的就一头栽进了板床上睡死了过去,等到感觉口渴睁眼的时候已经是好几个时辰过去了,没点油灯的屋里只有微敞的门缝透进了点光亮,四周都看不真切。
  迷迷糊糊的摸索到桌边灌下了三碗凉水,李清渺揉了揉酸涩的眼睛,脱了鞋子躺回了床上,酒意已经去的差不多了,人也清醒了七八分,睡了小半宿之后也没那么疲乏了,就睁着眼盯着房顶看。
  今晚月色不错,淡黄色的一圈月晕绕着满月,在黑漆漆的夜幕上挂着格外醒目。
  李清渺愉悦的微弯唇角,不过笑意还没染上双眸他就猛然从木板床上惊坐起来,望着那明显被砸了个大窟窿的屋顶愤怒的大吼:
  “是那个王八羔子砸了老子家房顶?娘个呸的!”
  怪不得说睡觉时感觉到一阵一阵的凉意呢,还以为入了秋天气转凉了刮点小微风罢了;怪不得看月亮望星星那么清楚呢,搞半天是屋顶被人给掀了!
  李清渺气愤难平,蹟着鞋子往被砸的那处地方走去,每走一步都跟牛魔王临世似地,恨不得地动山摇,可见被气得不轻。
  坏了屋顶要找工匠来修,对于半个月都没接活计的他来说这是多么大一笔开销,就算他自己动手,那也得耗费不少木料,那些东西也得靠白花花亮闪闪的真金白银换来啊。想到这些本来不该掏出去的钱财即将要哗啦啦的从他衣兜里往外淌,怎能不让他气到跳脚,对那个趁着月黑风高就来搞破坏的人更是恨得咬牙切齿。
  娘个呸的,有种给老子躲到深山老林一辈子别被他逮到,一旦被他晓得是哪个弄出来的好事,他就掀了他们家祖坟挖了他棺材盖,让他们家睡到地下都不得安生。
  李清渺扭曲狰狞着一张本来就不算标志的脸盯着空落落的屋顶,面色是愈发的难看起来,忽然,墙角处传来的一声几不可闻的闷哼,惊了他一跳,凝目细看,那乌漆麻黑的地方好似有个活物微微蠕动了一下。
  “唔。。。。。。”
  没听错,还真有东西在那儿。
  李清渺总算是找到祸源了,眯细了眼,朝那个躺在角落半死不活的祸首踹了一脚,力道并不大,之所以没狠劲是因为万一把人弄死了谁来给他修屋顶。
  浑身漆黑的活物动弹了一下,又没了动静,连个**声都没了。
  李清渺有些忐忑,犹豫了一会才踱步靠近那个蜷缩在地上的物什,看那身形不像是野兽倒像是人,要真是人从屋顶上这么木愣愣的砸下来不死也去半条命了。
  李清渺在心里碎碎念着,别真把人弄死了吧,虽然他是个打棺材的,死人见多了,可是对于把个大活人弄死过去还是心有余悸的,别屋顶没修成还背了个人命官司,那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偿银子要不到还背到了棺材底。
  一身黑衣的人背朝上趴着,跟漆黑的角落合为一体似的,李清渺一时半会也无从辨别出这人伤势怎样了,寻思了一下,还是把人先弄上床躺着好了,这里黑乎乎的看都看不清楚,也不晓得对方到底是死是活,反正他那床板就是个棺材盖,要是真死了直接找块地埋了一了百了也算干净利落。
  托起黑衣人的两条胳膊,李清渺把人从墙角拽了出来,不能怪他粗鲁,实在是因为对这个不速之客没什么好脾气,只要一想到那还豁着窟窿的房顶他就愤恨不已,银子啊银子,你跑的慢一点。
  为了省下灯油钱,李清渺就没点灯,就着点破陋屋顶零星泄下的光亮拖着人朝他所谓的床边挪动,费了不少力气才把人弄到他那个棺材盖上躺着,额头冒出了一层毛毛汗。要知道他长年累月扛棺材板,早就练就出了强健的臂力,对付这么个不知死活的王八羔子居然累的够呛,这家伙到底是多沉啊。
  抹了抹汗水,李清渺这才有闲工夫打量那个被他残忍拖出来的黑衣人。
  漆黑的乌发凌乱的覆在宽阔的脊背上,看似漆黑的衣裳在月光的银辉照耀下泛着淡淡的金光,李清渺有些疑惑的凑近了看,黑衣人衣服上绣入的居然是针脚细密的金线,这让李清渺顿时对躺在床上还生死未明的家伙另眼相看起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冰霜凌 by 栗竹幽(上)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