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特彩吧齐中彩高手论坛


文案

一倒霉孩子上辈子被自己老爸一家子当成活体器官储备器用。

死后做了半个世纪游魂,靠着一块许愿灵石重生。

得到异能,失去感情后,虽是无意,却将老爸一家子虐的死去活来的故事。

霸道帝王忠犬攻+淡定冷情女王受

主角受,父子年上。对攻受有要求的亲注意了。

本文就是一个渣攻,一路披荆斩棘,艰苦奋斗,向忠犬攻进化的历程!

 

  1、死生 ...

  欧凌逸飘飘荡荡的游逛在医院空旷的走廊上,走廊两边是一间间的病房,隐隐约约能听见里面有人嬉笑,有人轻叹,有人啜泣。
  他试图穿透这些厚厚的白色墙壁走出去,无形中却有一股力量拉扯着他,将他禁锢在这个四四方方的大盒子里。
  他想,他死了,成了一所医院的地缚灵,除非医院倒塌,否则他永远都要在这里飘荡,看着人世间的离离合合,生生死死反复的在这里上演。
  是的,医院是集合了一切悲喜剧的舞台,总有最戏剧化的情节每天在这里上演,他已经看得有些腻了,心也在这时光的不停变换中变的坚硬如铁,不喜不悲。
  茫然的在走廊上空发了会儿呆,欧凌逸握紧胸前的白色麒麟玉佩,打算去医院的天台晒会儿月光。
  静静的飘荡在天台的栏杆上,这是他能离开医院这个牢笼最极限的地方。
  在虚空中摆了一个静坐的姿势,欧凌逸懒懒的摊开修长的四肢,让胸前的玉佩尽情的吸收着月光。玉佩沐浴在月光之下,散发出浅浅的白色光芒,连带着欧凌逸的身体也开始微微发光,隐隐约约在空中显出一个人形轮廓。
  看多玄幻文的筒子这个时候一定会惊呼一声“修炼”!是的,欧凌逸在修炼,就像传说中的鬼修。大概类似吧。但是他却没有什么神奇的空间和功法,只能借助这块有实体,却能挂在一个虚无的鬼魂脖子上,并且自动隐形的玉佩吸收月光的能量来补全自己虚空的身体。
  沐浴在清冷的月光中,欧凌逸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变沉,慢慢降落到天台的地上。他小心的踏出一步,感受着下身的脚底传来地面粗糙的触感,他挑眉淡然一笑。
  在这个医院多少年,他已经不记得了,大概二十?不不不,四十?呵呵,欧凌逸抿唇淡然的一笑,真的不记得了啊!
  曾经的爱,恨都随着时光的流逝渐渐遗忘了,唯一留在他脑海里的,是一张美丽的脸,带着微笑,却留着血泪的脸。那是遗留在他脑海里最后的记忆。其它的片段都已变成了模模糊糊晃动的白影。
  记忆中那张脸的主人将这块玉佩塞进了自己的手里,留给自己的,是最后一个带着解脱和憧憬的微笑。
  她永远的闭上了眼睛,然后……然后怎样他已经不记得了。总之,他醒来就成了一个特别的鬼魂,这个医院唯一存在的游魂。
  很奇怪,在医院这个每天都有人死亡的地方,竟然会没有同类?也许都随着躯体的死亡渐渐消散了吧。欧凌逸猜想。而自己,如果没有这块玉佩,也早就不存在了。
  想到这里,欧凌逸轻轻的抚摸着还在月光下散发着微光的玉佩淡淡的一笑。他不在乎死亡,也不在乎毁灭。
  起初的时候他因为受不了游荡的寂寞,好几次想将这块聚拢自己魂魄的古怪玉佩扔出去,但是无论他怎么扔,这块玉佩总会眨眼间又回到他的脖颈上。
  到最后他扔累了,只能默默忍受着这无尽的虚无与空寂。
  也许这块玉佩想让自己将它还给它曾经的主人?他有时候会这样想。想着,他就又记起了那张美丽的脸庞。
  他每天痛苦又无奈的飘荡,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这块玉佩在月光下发光,而那一刻,他感觉充盈的能量缓慢的流进他虚无的身体,让他如回到母亲子宫般舒适,身体也渐渐有了重量。
  从那日起,他每天努力的晒着月光,吸取能量。无所谓生死,但是仿佛有什么东西影响着他的心绪,促使他一定要这样做。
  好吧,修炼就修炼吧,已经对一切都无动于衷的欧凌逸可有可无的想,反正日子也是无聊。
  “不知道你的安息之所到底在哪里,欧凌霜?但是,快了,我很快就能走出这里,亲眼去看看你,然后将你的东西还给你。它对你很重要,我知道的!”欧凌逸握着玉佩喃喃自语着,对着月光晃了晃自己的胳膊,满意的看见地上同样在晃动的虚影。
  有了躯体后,欧凌逸第一件事就决定将这个奇怪的玉佩还回去。如果欧凌霜的灵魂还在,也许有用。他有时候会这样奢想。
  人活一世,有个念想总是好的。他现在的状态就算不活,也不能说死吧?总得有个继续下去的动力。欧凌逸不确定的想。
  “今天的影子好像比昨天又重了一点啊!”他自言自语的慢慢在天台上踱步“啊,还是去看看今天晚上那个心外科手术吧!”
  每当有心脏手术,欧凌逸总是忍不住要去观摩。对于自己的这种执念,他也感到莫名其妙。
  要知道,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能保留的情绪和记忆越来越少,却偏偏对一件事情如此执着,怎能不叫他奇怪。但是没有了以往的清晰记忆,欧凌逸也没兴趣去追究。在漫长的时光里,有个能打发时间的消遣也是好的。
  欧凌逸晃晃荡荡的逛到了二号手术室门口。手术室的灯还亮着,长廊外,病人家属们正焦急的等待着。
  欧凌逸穿透墙壁进入手术室。感觉到比以往都要重的挤压感,他微皱了皱眉头,看来再过几天自己就不能再穿墙而过了。
  静静的站在主刀医生的身后,欧凌逸仔细的观看他的手术过程。这个医生很年轻,看来还是个新手,但是他手术时动作却沉稳而专注。
  “啊!不要再用力了,主动脉根部灌注针插入过深会穿透主动脉后壁引起大出血的!”欧凌逸面无表情,声音平板的提醒。
  但是显然没有人能听见他的提醒,医生一意孤行的继续将灌注针插入,血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主刀医生暗骂了一声“shit!”慌忙指挥护士给自己递送止血钳。
  “不行啊,穿刺的伤口过大了,一根主动脉破裂了。”欧凌逸透视进手术台上病人的身体,仔细察看了他出血口的情形后摇了摇头断定。
  手术室里众人一阵忙乱的抢救,最终,凌晨一点十四分,(1:14=要!要死!)监控仪发出最后一声悲鸣,病人永远离开了人世。
  欧凌逸静静的站着,看见一股常人无法察觉的白雾从病人的身体中飘出,渐渐消散到空中,直至虚无。
  “真可惜,如果我能动刀就好了。”欧凌逸面对着眼前冰冷的尸体,淡淡的表示。“可惜我现在还是个鬼魂,拿不起手术刀。也许,再等一等吧!”耸耸肩膀,他晃晃荡荡的又飘走了,对耳边病人家属的悲号和谩骂充耳不闻。
  做了近半个世纪的游魂,又看惯了生死,世间的一切对欧凌逸而言都是浮云。
  他飘进一件杂物房,勉强穿过墙,坐在角落用精神力翻开地上一本破旧发黄的中医古籍。
  晒了半个世纪月光,他发现自己的精神力越来越强大,从影响控制人的情绪到现在的隔空取物,给他的游魂生活带来了很多方便。
  这是一本人体穴道、杂症救治、中医古方、针灸秘技的医书,作者已不可考。欧凌逸闲来无事总爱来看两眼。自从修炼到一定程度,他发现自己有了透视眼,能看穿人体后,总会有意无意的去验证这本书的内容,最后发现这本书上的记载详尽而正确,使他更加来了兴趣。
  只是,今天欧凌逸的状态不佳,翻看了两页就有些心浮气躁。
  用精神力合上书页,他默默的飘进自己最初醒来的那个病房,坐在能晒到月光的窗台上,欧凌逸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重,渐渐的蜷缩成一团,最后终于合上了眼睛陷入沉眠。
  再次醒来,是白天。欧凌逸还躺在那个窗台上,他直起身子,脖颈传来一阵久坐不动后的酸痛。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重生之月光少年 by 风流书呆(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