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全年最精准24码特围

 

十年的时间改变的不仅是这个世界,还有每个人的感情。十三年前,15岁的欧阳逸轩认识了18岁的李离,三年后,他们以恋人的身份走到了一起,但每个人都在成长,不经意间,年少时纯真美好的感情悄然变化。李离和欧阳逸轩从十年前的甜蜜到十年后的冷漠,是什么改变了他们?而在十年后,当李离决定离开欧阳逸轩,死亡也降临在他身上,痛苦后悔的欧阳逸轩回到了过去,他能否让他们的爱情重来一次?


 

第一章·分手


刚结束中午繁忙人流的店里,稀稀拉拉地只剩下几桌客人,最热闹的是坐在中间不断嬉闹的人,应该是附近大学的学生,年轻的脸上只有肆意挥霍的朝气,热腾腾的火锅不断冒着热气,空调的温度似乎也调得很高,这几个年轻人不断抹着汗,但还是不时叫嚷着:老板,还不够热,空调再高点。“再高,你们都要变成烤猪了。”中年发福的老板也被他们高昂的情绪带动了,大声地开着玩笑。顿时引来旁边人的轻笑,不禁感叹年轻真好。
只是除了一个坐在墙角靠窗位置的人,他安静得坐着,前面放满火锅的菜料,不断地往中间热气正盛的火锅里添加,也不见开动,因为恰好是屋内转角的地方,被突出的柱子挡住,外面的人也没注意到这边还有一个客人,正与年轻人开玩笑的老板也忘了墙角里的客人。
“欢迎光临。”老板中气十足地迎接新的客人。
新来的客人不说话,环顾四周,注意到墙角里冒出的热烟,不自觉地皱起眉头,快步向那边挪去。
老板见这人应该是有约见的人,也就不招呼了,继续着刚才热闹的谈话。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抬起低垂的头,是张精致到让女生也自愧不如的脸,轻声说道:“逸轩,你来了。”
“嗯”,被称做逸轩的人点点头,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离,有什么事快说吧,我等下还有要紧的会要开。”
“哦。”李离平静地应了声,手中不断地往前面的火锅里添着菜料。
“到底什么事啊,不好回去说,非要现在?”欧阳逸轩看了看时间,见对面的人迟迟不开口,不禁失去耐心了,“如果没要紧的事,我先走了。”
“别,逸轩,你现在难道一点时间都拨不出了吗。”李离知道这样的问话会使对面的爱人生气,但看到他这样的表情,忍不住就说出来了。
“对不起,我不该这样问你的。”李离在欧阳逸轩发脾气之前先道歉,前几次激烈的吵架实在让他太疲惫了,李离想不明白,什么时候开始,彼此之间没了往日的甜蜜,或许真的是应了那句感情不是永恒不变的,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
“逸轩。”李离特殊的糯糯的声音在这角落里显得特别的好听,“其实我们在一起有十年了吧,时间过得真快。我们之间也发生了太多事。”顿了顿,平顺下心情,李离尽量平静地说:
“我们真的回不到过去了。”阻止对面曾那么爱着的人试图的发话,“其实你我都知道,我们之间感情已经变了,你不是过去的那个欧阳逸轩,你知道吗,每天我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总是想着你在干什么呢,肯定是在谈那宗大生意,又或者周旋在哪个宴会里,跟那些上流社会里的人不断交谈,又或者跟你的下属在庆祝。逸轩,你每天都在往前走,而我似乎一直站在原地,我们……的距离其实已经越来越远了。有多久了,我们没有好好吃顿饭,没有好好谈次话,我每天都对自己说,没关系的,只要看到你为工作为未来意气风发的样子就已满足了,但是,我真的做不到,当我想要去追赶你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没了奋斗的信心。”
李离力图不使自己的声音哽咽,这样跟爱的人谈话真的是很远的事了,他知道,现在已经说出了这样的话,就表示再也走不下去了,这或许是最后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跟这个自己曾那么那么深爱的人谈心。
坐在对面的欧阳逸轩,英俊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变动,这么多年的商业生活早就锻炼出了不露声色的功夫,无论自己内心有多震撼,也不愿表露出来,因为这几年的工作让他懂得如果在对手面前漏出一丝不该出现的表情,那就意味着失败。
“你现在这么说到底想说明什么。”紧绷的嘴角迸出的是冷冰冰的话,只有放在膝盖上握紧的手在颤抖,但他只是以为自己是生气,生气对面在一起十年了的人的最终意图,那不是他所意料的,虽然前几次的吵架让彼此不断伤害,但从没想过要放弃李离,因为自己曾对那个人说过:除非有天,你要放弃我,否则我绝不会离开你的。而他欧阳逸轩是重承诺重责任的人。
李离惨淡的一笑,心中因最终要说出的话不断泛着疼痛,真的很痛,真的好爱面前的这个男人,说放手这句话很难,但是也明白拖下去只能是给彼此痛苦,曾经的幸福已经找不回来了,所以:“逸轩,我们分手吧。”
对于欧阳逸轩来说这句话似乎是意料中的,又好像是意料外的,分手从对面那个温润的男子口中说出来是一件很嘲讽的事,他一直以为李离是离不了自己的,没了他,李离能否安然顺利地生活着也是问题,虽然自己比他小三岁,从见面时就喊着“哥哥”的人,但是他们之间似乎角色颠倒了,以前的李离总是会激起自己的保护欲,现在呢,欧阳逸轩不禁自我嘲笑了一下,几天都难见到人,还怎么有心思去谈什么保护欲。
想到李离先前的那句没有了奋斗的信心,欧阳逸轩心里的怒火不断升高:李离啊,你这句话真的够狠,我让你失去了信心,既然这样,还不如放手,我欧阳逸轩有的是人,不差你这样的人。
“好啊。”始终保持一种表情的欧阳逸轩轻轻地点了点头。却在看到对面的人吐出一口气,眼睛忽然亮了起来,似乎为终于解决了一件难解的事而高兴,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又重新窜高,但是李离似乎一点都没发觉。

 

 

 

 

 

 

第二章·离开

 

 

 

站起身,李离淡笑着望着欧阳逸轩,想着真的要跟这个人说再见了,他不想弄得很伤感,刚才说的话已经是他这辈子最感伤的话,他想要微笑得说再见,不管心里有多痛,这是最后一次为这个男人痛了,今后他要重新开始生活,或许会去当个舞蹈老师,或许回到老家找份工作好好陪陪父母,又或许会先去旅行,仔细想想以后的路。
而这个男人,我会一辈子都记在心里的,这辈子恐怕再也无法爱上别人了。李离在心里苦笑。
“逸轩……”李离站在柱子旁边,回过头深深得看着欧阳,“你要保重。”
逸轩不屑地撇了撇嘴角,讥讽得说:“这个不用你操心,没有你,我会过得更好。”他对这个依恋自己十年的人这么轻松地就说出再见,非常着恼,身体里有股气不断乱窜,还有一丝不知名的慌张,但他不承认这样的情绪,全当作是生气,说出的话也是不留情得射向对面的人。
李离高瘦的身子轻轻得晃了一下,没说什么,拉开门朝外面走去。
欧阳逸轩透过玻璃看到那个远去的身影,心里恨恨地,你李离有什么了不起,我决不会为你的离开伤心。等下还有个会议,晚上还要跟下属庆祝上午谈成的一笔大生意,站起身,把西装甩到肩膀上,出了火锅店,朝前面的地下停车库走去。
被扔在桌上的火锅,还在不断得沸腾,煮烂了的材料已经无法再吃。
从车库开出来,欧阳逸轩熟练得握着方向盘向公司的方向驶去。刚转过火锅店前面的路口,发现前面围着很多人,胸口不自禁得怦怦挑着,好像有什么不好的预感。迟疑地停下车。“车祸”、“好惨”、“这么年轻的人”等话语不断窜到耳中,逸轩颤抖得拨开前面围观的人,倒在面前血泊里的那个人正是一分钟前还在笑着跟自己分手的人,就那么安静地躺着,嘴角流出的鲜血艳得那么诡异,刺痛了眼睛,有什么东西正从他身上抽走,无法发声,呆呆地、绝望地看着救护人员把李离抬上救护车。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重生之月光少年 by 风流书呆(上)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