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十二生肖2018表图


01。

我姓齐,单名一个天字,全名齐天。我文才翩翩的爷爷希望我能够福寿齐天,於是就给我取了这名字。
今年已经三十岁的我最近才发行了此生的第一张专辑,只可惜销量并不佳。怎麽说,我也在娱乐圈滚滚打打了十几年,未成年就出道的我姑且算是个歌手,不过名气不大,人气也不怎样。
早些年的时候,我主要在片场转来转去,演些大概从出镜到卡只有三分锺也不到的小角色,後来总算接了部赞美运动员精神的电影,这种落俗又落後的故事自然是票房惨败。然後几年前总算和人组了个两人组合正式出道,结果才活动了三年,对方却说要去继承家里的事业,飞到美利坚合众国去做大总裁,就此,组合也正式解散。於是我又变回没什麽通告,没什麽活动,也没什麽粉丝的艺人了,前几年就靠参加参加综艺节目,做做搞笑样子继续混口饭吃。
然後到了今年,我都已经是三十岁的人了,才出了自己的第一张ALBUM,本来以为可以再掀起人气狂潮,结果却依旧静如死灰。
老人常说,赌场失意,情场得意。谢谢,这话也和我无缘,打从进娱乐圈的第一天,见到各种美态的女人,我就已经苦苦展开追求攻势。一开始,因为说是明星,要注意身份,再来电的也只能倒回电流,时间一久,一年年拖下来,到了最後,做朋友的还是做朋友,有点**的就做兄妹,至於翻脸不认人的自然就互相无视。总之,没有正式交往过一个女朋友,接吻也不知道是什麽滋味,更别提其他嘿咻嘿咻的事情了。
大概我现在唯一能引以为豪的事情就是在娱乐圈排名第三的优质身材了。以前有人和我说男人没脸蛋没关系,但是绝对不能没有身材,听听很有道理的我就立即跑去做健身运动,一天到晚练肌肉,把身上的肉都练成一块块的,那部票房大败的电影也是因为被导演看中这肌肉身段才有机会沾上主演。据说,本来他是打算给我演男生拉拉队队长这一角色,後来因为亲眼目睹了我浑厚的肌肉,才让我演了主角运动员。
不过前段时间为了配合新歌的现场表演,我又不得不去减了十公斤,虽然肌肉有缩小的征兆,不过还好,我最得意的肱二头肌还在!

本来以为因为专辑卖得大差,收留了我十几年的演艺公司会想将我一脚踢掉,结果公司的大股东──黎老板昨天忽然一个电话,让我今天早上去他办公室见他,说是有重要的新工作。
估计又是上些有的没的搞笑节目,并没抱上太大希望,但我还是早早地出门去公司见他。

「来,齐天,先坐会,等下给你介绍新夥伴。」我「哎」的应声在老板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坐好,等著新夥伴来。
没想到一等两个小时,人还没到,一边的老板也逍遥,一个人自顾自地打电话,估计是在和他的什麽小**聊天,我实在无聊,本来挺直了的身体又有些发酸的疼,就稍微放松了身体,没想到一放松,眼睛也一合,就这麽在老板的沙发上坐著睡著了。

「哎,齐天,醒醒,齐天......」遥远的地方,好象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别吵,我睡觉呢。」我咕哝了声,用手抹了抹嘴。
「混小子,快醒来,恭......」衣领一紧,忽然被人提了起来,脖子也被勒得发紧。
「咳咳咳......」我半点意识回归,抓住那个逮我衣服的混蛋,「哪个不要命的,吵爷爷你睡觉!」
我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又用手奋力挣扎,结果却是遭到了无情的脑门一击,这一下可不得了,我立刻神志清醒,用力睁开还给我死死贴牢的两层眼皮。
「......老板?」看清对方後,我一边咽著口水,一边艰难地吐字。
「是。」老板的脸绷起,松开抓著我的手,我自然也是立刻松开,生怕就这样被给我饭吃的顶头上司扫出门。
「清醒了?」老板用他那双犀利的眼睛盯著我,我继续咽口水,「是......」
「那好,」老板一边发话,一边皱著眉指指我的上身,「还不快理理!什麽样子!」
啊?哦。低头看去,原来是衣服都被扯到锁骨都露出来了,我赶紧把衣领拉牢,扣上,又问老板,「老板哎,你说的那个新夥伴怎麽还没到?都过了那麽久,会不会是路上出车祸了,或者是被抢劫了,对了,他(她)是男是女啊,如果是美女,搞不好也有可能碰到**非礼哎,还有......」
我很得意地扯了一堆,抬起头看到老板又气又惊的表情,「怎麽啦,老板,真的被我说中了啊?那是要去哪家医院还是哪间分局......」
老板的脸继续保持僵硬的状态,嘴巴想闭上却又依旧微张著,右手不由自主地抬起。
「啊?老板,你说话啊,到底是去哪里啊......」
老板的手一点一点抬高,然後指了指他旁边。
「老板,你没事吧?都吓傻了,这麽严重,难道是要直接去殡仪馆......」
我摇了摇头,赶紧走到站在我对面几公分远的老板边上,伸出一只手想拍拍他的肩膀。
「齐天!」他终於大吼出声,眼里的震惊和痛苦令我也忍不住心痛。
「老板!」我也喊了一声,「走,这就去殡仪馆......」
我侧过身,打算和老板立刻出发,却只顺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到站在离开我们两个人很不远处的身形。
「去殡仪馆?要不要我开车送你们?」凉凉的声音跟著空气飘进我耳里。
下身的脚僵住,「老板......」我又把目光转回老板身上。
「浑小子!乱说什麽话!」刚才还被惊得说不了话的人怎麽这下就喊了出来,顺带又从和刚才反过来的方向上给我狠狠的一击,直中脑门。
「嘶──」我受著痛,用手揉著脑袋,「我怎麽知道他不在殡仪馆在这里啦......」
「还说!」老板一脸怒容,眼看即将又是临脑一敲,我赶紧抓著他手。
「咳咳,抱歉,我今天迟到了。」在我和老板的手僵持不下的时候,那位本可能在殡仪馆出现的人(?)终於再度开口破坏了这种温馨的氛围。
「呵呵,没关系,没关系。恭成你忙嘛......」老板堆上讨好的笑容,转头看向对方,一边把我抓著他的手不动声色地推开。
「齐天,还不来打招呼?」刚才还满面笑容的老板瞬间变成「德州电钜杀人狂」里恐怖的脸,杀气腾腾地命令我。
「哦。」我朝对方点了点头,「你好。」
可老板却还在瞪著我,眼神里分明在说「继续说话」。
说什麽啊?不知道还该说什麽啊。
说,这是老板眼神继续下的命令。
好吧。
「你好。」我又朝对方笑笑,「我姓齐,单名一个天字。全名齐天......」
「我知道。」对方打断我的话,不屑地说。
「啊?你怎麽会知道?」
「白痴啊你,你刚说了你姓齐名天了!」老板今天格外的焦躁,又是一声大吼。
「哦哦哦。我忘记了嘛......嘿嘿。」我继续对对方笑笑。「那你叫什麽啊?」
「你不认识我?」怎麽语气有点讽刺的意味,顺带还往我和老板的位置靠近了些。
不认识哎。我摇摇头,再一抬头看,对方已经就站在我和老板边上了,形成一个三角形的站位。
「你你你......」我指著他。
「我怎麽了?」他露出促狭的笑容,眼睛眯成一条。
「宇......宇,恭......恭,成!」他的笑容更加放大了,有点晃眼。
「好了,齐天这混小子虽然见识短了点,但是恭成还是知道的。」老板又用要杀了我的表情瞪著结巴掉的我。
是啊,宇恭成我怎麽会不认识呢?当今最红的明星,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一堆女孩子疯狂追随的人。
「齐天!」老板又气急败坏地喊我,我有点怀疑他是不是得了更年期综合症。
「对不起!」我立刻弯腰鞠了个成直角的躬,必恭必敬。「我不知道今天在殡仪馆的是您,宇先生。」
「扑哧──」
我保持了三秒锺的尊敬姿态後,直起身体。却只看到正对脸的宇恭成眯著眼,脸色很不好看的样子。而旁边的老板竟然是全身发抖,腮帮一阵一阵的,最後在他「碰」的一下爆发般的笑声中,转过身去,而肩膀抖动得却更厉害了。

02。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当世风流 by 羲澜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