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特彩吧报码原版正料


纯鼠意外(双性生子)1 离婚吧

  “我要离婚!”说话的那人气鼓鼓的嘟著个嘴,吼得地动山摇。莹白如瓷的脸上涨得通红,明显正在气头上。
  英俊的男子无奈的微微蹙眉,走过去,弯腰把一旁正睁大眼睛,不明所以看著他们的小姑娘抱了起来,尽量把声音放柔和,“不要当著孩子的面吵架,会吓著她的。”
  闹著要离婚的那人依旧不依不饶,但气势明显弱了三分,“祈康之,我告诉你,我要离婚!这种日子我受够了!你听到没有?”
  他又不是聋的,怎麽可能听不到?祈康之在心底一声叹息,上一天班回家还要吵架,真累!“你要不回家住几天,冷静一下再说,好吧?”
  许嘉宝没想到他给出这样一个提议,说实话,他说要离婚,只是表明要离婚的态度而已,至於提出离婚以後怎麽办,他还当真没有想过。
  怎麽这麽快就被人往外请了?这是要把他扫地出门了吗?
  
  祈康之真没这个心思,他不过是顾虑到跟老人家住在一块儿,要是当著他们的面闹,那就太不象话了。於是建议,“现在咱们先下去吃饭,回头我帮你订张机票,送你回去,好吗?”
   “不!”许嘉宝一口回绝了,心里因为祈康之的这份体贴生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怨艾, 让胸中未消的怒火烧得更加邪乎了。
  “我现在就走!”愈加气闷的动手收拾行李,抓了一只包出来,把钱包钥匙胡乱扔了进去,突然转头看看女儿,犹豫了。
  带个小孩出门可不是那麽简单的,丫丫还一岁不到,光她的东西都不知要拿多少,可要是现在不走,许嘉宝怕自己就没有走的这股子勇气了。
  算了!他只拿了自己的几件换洗衣服,“我先回去收拾一下,过几天再来接丫丫!”
  然後开门,强迫自己不再回头看女儿娇嫩的小脸,冲了出去。
  
  这是怎麽了?
  楼下饭厅里,家里的四位老人一致看著这个“小儿媳”出走的方向,莫名其妙。
  祈康之抱著女儿出来,一脸苦笑,“我们吵架了,嘉宝生气了,打算回家去住几天。”
  “那你还不快去追?”老爸祈安修把筷子一拍,瞪了小儿子一眼,“有什麽误会要赶紧说清楚,你怎麽就这麽让他走了?”
  姚日轩拍拍爱人的手,“你先别著急,康康不是那样不懂事的孩子。说吧,你们为什麽吵架?”
  祈康之没法说,今天难得回来得早一点,刚才回来的时候,就看了下许嘉宝的功课,结果发现他好些天什麽都没做了。
  现在女儿都这麽大了,他也一点不想著回学校去听课,那个研究生的学分不知道什麽时候才能修得满,於是顺嘴说了他几句,没想到他这麽大的气性,居然吵著要离婚。
  真是──让他也没法说了。
  
  姑姑祈安娜伸手把丫丫接了过来,“康康,不管你和嘉宝怎麽吵,但他现在气头上回了家,你还是先去给他家里打个电话吧,免得他们家长也担心。”
  这话倒是有理,姑父陈武给小侄孙女把她专享的儿童餐摆到面前,“快去打电话吧,好好跟他爸爸道个歉,别让人以为咱们欺负人家了。”
  祈康之抚额,这个道理他不是不懂,可是这个电话到底要怎麽打,他真有些开不了口。依著小白鼠的脾气,肯定会把事情直接捅出来。那时,他要是一定闹著要离婚,该怎麽办?真是让人伤脑筋啊!
  许家与祈家相隔还是有一定距离的,坐飞机还要一小时的路程,来之前,许嘉宝也没有查查天气预报,到了之後,才发现这儿竟下起了雨,气温也比那边低了好几度。
  天已经黑了,城市里的流光溢彩也不能让胆小的许嘉宝多些安全感,正犹豫著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就听到接机口那儿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召唤,“宝宝!宝宝看这边!”
  抬头一看,爸爸许念恩和爹地潘惜平正在那儿冲他招手呢。不由得心中一热,可是瞬间却又有些泄气,肯定是他打过电话的吧?
  
  不过路上,左右瞄瞄,爸爸和爹地都没有开口问他为什麽回来,就直接把他拖回了家。桌上的饭菜都凉透了,却没有动一口。
  许念恩端进厨房去热热,许嘉宝回自己房间洗了把脸,出来正好吃饭。弟弟许嘉宁大学毕业之後,就出国深造去了,家里只有两夫夫,算是重新过回了二人世界。
  潘惜平是所中学数学老师,许念恩是银行的高级理财分析师。按说有这样的遗传基因,再怎麽样许嘉宝也应该醒目一点才对。不过不知道是哪里的基因出了错,他偏偏就是对一切数字的东西都不开窍,反而学了画画。
  倒是他的弟弟,比他小三岁的许嘉宁十成十的象足了爸爸,不仅生得同样高大英俊,而且打小就对数字财经极其敏感,现在出国也是子承父业,深造的是金融类的专业。
  要不是许嘉宝长得跟爹地几乎是一个模子扒下来的,连他自己都要怀疑,自己会不会是捡来的孩子。
  虽说老大这麽迷迷糊糊,不让人省心,但两父父偏偏都把他捧成手心里的宝,名义上,他是家里的老大,可是全家人,包括弟弟都只有宠著他,惯著他的,从小,只要他有一点风吹草动,那就是全家的头等大事。他想做的事情,家里也没有不支持的。
  
  所以,许嘉宝在吃饱喝足之後,半撒著娇半抱怨著招认了此行的目的,“爸爸,爹地,我想和康之分手,我受不了他了!成天逼著我读书上进,好象他养著我很亏似的!哼,他是男人,不就是应该养家糊口的吗?”
  许家两夫夫对视一眼,同时从彼此的眼中看到那抹无奈和疼惜。多的话也不说了,潘惜平只狠心告诉儿子一点,“你要离婚,可以。不过你离了婚之後,丫丫怎麽办?你总是她爹地吧?离婚之後你要怎麽付她的生活费?”
  啊呃?小白鼠傻眼了,啥米?还要他付女儿的生活费?
  许念恩进一步解释明白,“一旦离婚,孩子的监护权肯定是要判归一方主导的。你没有收入来源,怎麽争取丫丫的抚养权?如果争取不到,你就只能在规定时间内去探视她,在她成年之前,支持她一半的生活费。当然,如果你完全放弃丫丫的监护权,是可以跟康之协商,不用承担你的那一部分义务。可是宝宝,你真要那麽做吗?”
  
  当然不行!许嘉宝自问再没心没肺,但丫丫也是他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宝贝,他怎麽可能完全放弃她的监护权?小白鼠脑子里想到一条捷径,“可是爸爸,你们可以帮我支付啊!”
  许念恩真是要叹气了,“宝宝,爸爸和爹地是有这个经济能力,但法官不会认啊!你和康之才是丫丫的亲生父父,法官要判的话,你说,他会优先考虑哪边?”
  许嘉宝眨巴眨巴眼,头一次意识到原来经济危机还关乎到女儿的前途命运!这……这可怎麽办?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做出离婚这麽重大的决定,难道就这麽放弃?
  潘惜平此时追问起一个重点问题,“宝宝,你到底为什麽一定要和康之离婚?就因为他说了你几句?”
  呃……小白鼠心虚的眼神乱瞟,而与此同时,祈康之也在追查这件事的真相。

作家的话:
开坑了,开坑了!
还是决定先写小白鼠了,想要**他的念头压倒了一切,总要让康之尽快过上幸福生活的不是?
特别感谢咪咪尼尼起的名字,桂花会让你进去客串一把的,嘿嘿,明天就出来了哟~
至於海明,下一本吧!桂花很勤奋,会很快写到他们的!

要支持,要票票~  爱大家!周末快乐!

 


纯鼠意外(双性生子)2 分居协议

  我的女儿叫丫丫:在干嘛呢?
  咪咪尼尼:打游戏。
  我的女儿叫丫丫:什麽游戏?带我带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福"受"齐天 by 瑞迷生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