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香港马会开码奖结果

文案:
两年前,高考出分的那一天,一场车祸让莫悱失去了父母,失去了生命。
可,老天爷垂怜,让他重生了。
让他从一头满脸横肉的“死肥猪”重生为了一位气质惊人的美少年。
——“我……到底是谁?”
——【……】

两年前,一位青蛇般薄凉的男子告诉莫悱,他身体的主人,叫做“祈月烬”。
两年前,莫悱顶着新面孔,进入了他向往已久的大学。
两年前,莫悱对一位行踪诡秘的同院留学生一见钟情,觉得他的中文名也怪好听——“司君安”。
——“请留步!司……不,呃,安、安先生!”
——“……”

今年,莫悱即将升入大三。他的学年计划是:
1、继续(昧着良心)霸占祈月烬的身体;
2、继续暗恋安纳斯塔西亚·芝诺埃尔利卡(司君安的本名);
3、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提高已惨至2.65的GPA。
——“院花!这些怪物怎么回事?!你招来的?!”
——“非常抱歉我也不知道快逃!”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悱,司君安 ┃ 配角:胡杰克,尤纪,施哀诉,祈月烛 ┃ 其它:反重生,反强制爱,反3P,双向暗恋,魔术,异能,双性人攻,强强

☆、院花的梦中**

  刚下了一场雨,皮肤还未感到些许的清凉,骄阳就迅速蒸腾起了空气的温度,让人直感叹秋老虎的生猛活泼。
  
  在这么个火辣辣的天,枫羽市国立江夏大学财政金融学院的大三生们却不得安歇,午觉睡了个半饱就踢飞闹铃乱响的手机爬起,狼哭鬼嚎着翻找院服胡乱穿起,怨声载道的出了宿舍赶往公共教学一楼,因为学校新栽种的小树苗还没能张开浓荫,不屑于撑太阳伞的男生们不消时就热出了满头汗,只得狂抹脑门冲进公教一楼的五百人阶梯教室,骂骂咧咧寻找中央空调最凶猛的冷气喷出口。
  
  而对于蝉联了财金学院两届“院花”称号的莫悱来说,就算他同样耸拉眼皮大汗淋漓的走入教室了,还是有专门抢占了前排的女生一脸淡定的抄出了“iphone”,装作“对镜梳妆”,实则将莫悱三百六十度拍了个遍,再即刻将照片上传至最受大学生欢迎的社交网站“人人网”,顺便狂按虚拟键盘、给照片贴条标注:“院花最新照!香汗淋漓出水芙蓉有木有!求转发求艾特各种求!╭(╯3╰)╮”
  
  于是那位女生的照片点击量以及人人空间访问量又要创下历史新高了。
  
  不过,对于其幕后功臣莫悱同学来说……
  
  “喂喂喂!院花同志!”莫悱的寝友、兼高中以来的铁哥们胡杰克朝他吼了一嗓子,晃手示意自己给他占了位。待莫悱走到他身旁了,胡杰克迅速起身、勾上他的肩,咧起嘴阴笑:“院花,那女的,对对,就是坐在门口的那女的,她偷拍你!”
  
  莫悱:“……嗯?”
  
  ——很明显,才反应过来。
  
  “让我刷下人人,看看那些女的又对你的艳照发表了什么评论……”胡杰克兴致高昂,立马就放开了莫悱,外加侧身收腹,给莫悱腾出进驻排椅的空间。
  
  莫悱控制着自己不去看胡杰克的iphone屏幕,一声不吭的挤进排椅、坐下了。
  
  他刚坐下,耳边又响起一位室友貌似平静、实则不安好心的声音:“这么晚才来?又在路上被自行车撞到然后被要联系方式了?”
  
  莫悱向另一侧瞥去,正对上了尤纪闪着白光的三千度眼镜片。只见那位上学年学分绩全院排名第一的学霸正一手持着一本GMAT单词红宝书,一手慢条斯理的推扶眼镜框,悠哉道:“开学第一天就有如此战果,院花啊院花,不愧是院花,小生钦佩。”
  
  猛地,莫悱从尤纪手里抽出了那本笔迹密密麻麻的红宝书,正准备虎虎生威的拍上他那张四眼学霸脸——
  
  “院花,有情况!”胡杰克低呼一声,给了莫悱一记肘击,把后者疼得不轻,“看看看,快看十点钟方向!看是谁来了!”
  
  莫悱闻声一震,也不顾横遭肘击后隐痛的侧腹了,忙不迭抬起头,目光炯炯而向十点钟方向——
  
  莫悱:“…………胡杰克……”
  
  只见昂首挺胸大步迈进五百人阶梯教室的,不是财金学院现任院长、最有希望当选江夏大学下任校长的郭兴旺郭院长,又是谁。
  
  虽说郭院长风华四十、矍铄精干,但莫悱想看到的,显然不是一开全院大会就口若悬河拖堂拖到食堂没菜的他。
  
  于是莫悱非常干脆的,将红宝书拍上了胡杰克的脑门,让后者似真似假的惨叫了一声:“尤四眼救我!院花谋杀室友残害手足**亲夫啦!”
  
  尤纪又从抽屉里的双肩包内抽出一本更厚的GRE单词红宝书,递给莫悱,认真道:“两本一起打,更痛快。”
  
  莫悱:“……”
  
  &
  
  按照郭院长的习惯,上课开会一定要准时,但下课散会,则就再容商讨见机行事了。
  
  于是在公教一楼一层的五百人阶梯大教室内,中央空调冷气汹涌,郭院长教全院大三生开学第一堂专业课的气势,更汹涌,且凶悍。
  
  “大下午的,把全院招来上专业课,是哪个死老头想出来的损招啊……”胡杰克趴在桌上,稀里哗啦狂翻三百页之厚的《国际金融学》,低声抱怨,“上学期开学也是,那老女人讲什么《财政学》,硬是把八百页的课本整个啰嗦了一遍!老子自己看目录不就成了嘛,擦!”
  
  隔着莫悱,尤纪倒是托腮凝神,认真听讲,好半天才回应道:“院长又在秀他的左右手同时写字功了……注意摄像,J哥。”
  
  外号“J哥”的胡杰克(Jack)立马精神了,可他抬头、摸出兜里的“iphone”,就眼一瞪,倒抽一口冷气。
  
  胡杰克身旁,低头翻阅新买的《国际金融学》的莫悱听到他的抽气声,还以为旁边坐了个大功率的抽风机,忍不住也抬起头——
  
  莫悱漆如点墨的眸子,这才晶亮了。他下意识的挺起腰板,轮廓优美的双眼直勾勾的望向阶梯教室的入口大门——
  
  “嘿,院花的梦中**来了。”尤纪同样瞥去一眼,低声暗语。
  
  只见来者堂而皇之的,就闲庭信步般闯进了院长“汹涌”的正在进行时课堂,远远望去,可见他一袭纯白的修腰西服,身姿颀长,极为清癯,左手挽着面料生光、似乎刚脱下来的洁白外套,右手则自然下垂,露出格外纤细的苍白手腕,好像一捏就会碎成粉末。
  
  他面无表情,压根不理会院长投来的不满眼神,而是自顾自的拔腿上台阶,任由纯白的正装皮鞋在台阶上敲出脆亮的响动,好似在甩给院长一曲富有韵律的讽刺小调。
  
  随着他一步步走向教室后方,他便也一步步踏上阶梯、迈向高处,逐渐逼近莫悱三人所处的排座。
  
  莫悱知道他总是直视前方走路,便大了胆子,虎了双眼凝视他。
  
  看着他锋利深邃的面容逐渐清晰,好似在暗夜里一点点的发亮,莫悱屏住了呼吸,几乎即将不由自主的傻笑起来——
  
  “迟到的那位同学!留学生对吧,下课来找我一下!”院长低沉的一吼让莫悱登时惊醒,也让白衣人停下了脚步。只见他眯起了猫儿眼,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回头,冲院长不服输的吼一嗓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周家兄弟 by 要问问 下一篇:返回列表